澳门威尼斯赌城:要想获得两张平昌冬奥会入场券,李子君和李香凝名次相加不能大于28。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魔王重生 第四章 对策

时间:2017-12-07
本帖最后由 每天日 于 2017-9-19 15:59 编辑

  来到了草剃光家门前,莉莉丝一副不安的表情。
  「怎么了?」光问道。
  「没…什么。」莉莉丝故做镇定:「只是…只要有天使在的地方,我就…浑身不自在。」
  「这样啊……该不会是对天使过敏吧?」
  「……算…算是吧。」
  「那……我来帮点忙好了。」语毕,光双眼直视着莉莉丝的双眼,莉莉丝的表情瞬间就陷入了茫然之中。
  「听得到我的声音吗?莉莉丝?」
  「……是……」
  「等会我呼唤你的名字时,你将会忘了『对天使产生排斥感』这回事,懂吗?」
  「是……我会忘记的。」
  「……莉莉丝。」光一喊着她的名字,莉莉丝立即恢复了原本的表情。
  「……感觉怎样?」
  「……好像……没事了。」莉莉丝佩服地看着光:「如果你就是魔王的话,说不定我真的会爱上你。」
  「……上来吧。」没回答莉莉丝的话,光带着两人走进自己的家里。
  果不其然,若叶一看到莉莉丝,就表现出一副厌恶的样子。让光只好又露一手「催眠」技巧让若叶对莉莉丝的身份毫不在意。
  玲和奈留两人在一旁玩游乐器,若叶、莉莉丝和光则是讨论关于魔王复活的事情。
  「……论职责,我必须让魔王复活…。」莉莉丝一副难以抉择的样子:「但是论起个人的情感……我并不想让我所认识的光消失掉。」
  「……如果光的身体真的被魔王夺走的话,那我……」若叶话说到一半,光伸出手来放在若叶的嘴前,示意她不用说了:「现在说这些还言之过早。」
  「可是……」若叶还想要说下去,莉莉丝抢先一步说道:「手臂伸出来一下。」
  「?」
  「……这样吗?」光伸出右手臂,莉莉丝则用手握住了光的手臂。
  过了一会,莉莉丝鬆开手,说道:「看来这下子贝鲁沙大人显然太低估你了。」
  「什么意思?」
  「……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四位处女作过爱了是吧?」
  「嗯,包含若叶在内确实是四个。」
  「一般的情况之下,你自处女体内所的到的能量基本上应该会被贝鲁沙大人吸收去。但是我所感觉到的,那些能量实际上已经被你所吸收了。」
  「……有点不太懂。」
  「说清楚一点,贝鲁沙大人原来是要利用你的身体吸收足够的能量以便复活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让你一直强大起来,使得魔王借给你的能力越来越强。」
  「这样啊……」
  「虽然我不该这么说,」若叶说道:「如果一直让光吸取处女体内的纯正能量…… 」
  「……如果我推想的没错的话,那些被我夺走处女身的少女,应该会有精神层面的问题吧?」
  「……的确。以前被贝鲁沙大人玩过的少女,几乎都成了他的玩偶,一点个人的意识都没有。」莉莉丝说道:「所以我更能肯定能量是被你吸收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是不希望继续夺走其他少女的未来。」
  「但是我们……不希望失去你。」若叶带着那泪莹莹的双眼说道。
  「我也没说我放弃了啊。」光拍拍若叶的肩膀安慰着她:「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你啊……就是这种个性。」
  「光~~~~」随着奈留的声音传来,他已经走向玄关:「我得先回去了,不然我朋友会担心的。」
  「嗯,慢走。」
  「大家再见。」道别之后,奈留离开了光的家。
  「……有谁会希望身边的一切崩坏的?」光站了起来:「如果我有能力的话,我想我会让这个世界保持他现在的样子。」
  「光……」听见光的话,若叶和莉莉丝两人一副安心的表情看着光。
  「哥~~~一起去洗澡吧~~」玲从背后抱住光,说道。
  「喂喂……长这么大了还要人家帮你洗啊。」光说道。
  「嗯~~人家就是要嘛~~~」玲抱着光的腰直撒娇着。
  「唉~~~真受不了。若叶,时候也不早了,晚饭就拜託你了。」
  「知道了。」
  --
  说是洗澡,结果光和玲在浴室,又是结结实实地玩了一次,直「洗」了大半个小时才出浴室。
  「洗~得还真久喔~」若叶边準备碗筷,边有点嘲讽地说道。
  「哈哈……」光只是傻笑着-话说回来,今天从早到现在,大概已经射了起码不下四次了,对一个普通人而言似乎多了些。
  大概是精力消耗过多的样子,光一口气就吃了好几碗饭,还好若叶未卜先知,特地多煮了几碗饭的量,不然还真的不够吃。
  晚餐吃完,光换好衣服,一副準备出门的样子。
  「又要出去了吗?」若叶问道。
  「嗯,在家里总觉得静不下心。」
  「……早点回来喔。」
  「嗯,我会了。」回应了若叶的关心之后,光离开了家门。
  走在街上,光的心情并没有随着月夜而平静下来。
  (过了明天晚上,我可能就不再是我自己……如果是别人的话,大概会逃避现实吧 ……)想着想着,光不自觉地来到了城镇外的静木神社。
  「……怎么会来到这里的?」看到门前的鸟居,光一时之间也傻眼了。
  光还记得学校的一个同学的父亲好像就是这里的住持,只是长年旅游在外,除了固定每个月的汇款之外,几乎一年回来不到两、三次。
  这位名叫静木晴香的少女,因为父亲长年不在家,所以是由她奶奶一手带大的。不过听说她奶奶去参加社区办的旅游,明天下午才会回来……。
  想到这里,光突然间自心中涌起一阵不详感。
  「喂喂喂……这次千万不要这么灵啊……」一向第六感极度準确的光,面对这种不详感,也不禁在心中祈祷着。
  「不要…」突然,一个极细微的声音传进光的耳中。
  「……不会是错觉吧……可恶!」自小听觉就比一般人灵敏的光,自然不可能把这声音当成是错觉,而且他也听得出来,是他那位同学晴香的声音。
  光尽量不发出声音地进入神社,并且迅速地接近声音的发源地。
  果然,绕到神社屋子的后面,就看见一副令光极度愤怒的事情:两三名看起来不出二十的小混混,其中两名正把穿着巫女服的晴香压倒在地上,另外一名正要把晴香的双脚拉开……。
  光不说话(或者应该说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只是顺手拔下了两根树枝。
  当然,这样的动作所引发的声音还是惊动了他们(故意的也说不一定):「谁!?」
  「……想活着的话就离开我的视线範围吧。」光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压低声音说道。
  「呸!你算哪根葱啊……」那位正要侵犯晴香的小混混站起来,手一伸就亮出一把小刀:「刚刚你说的那句话应该是我们说的才对吧。」
  「……草剃同学……」晴香认出了光的声音。
  「想英雄救美也该有个程度才对!」拿着小刀,那混混朝光刺去。
  不过,对原本就有学过武术的光,这种攻击几乎没有任何意义可言-光一个闪身,让对方冲过头,然后光顺手抓住对方的手往后一转~~。
  「哇呀呀~~」惨叫声响起-光所下的力道非常强劲,这一转足够把对方的手从肩膀整个转断掉!
  「只有这种程度吗?」光一副冷酷的模样,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活像着死神:「虽然这样就足够让你躺上半年,不过我已经说过了,是你们不乖乖离开的。」语毕,光往他的后颈猛力一劈,当场把对方的颈骨劈断,送对方上西天。
  将他的尸体丢在地上之后,另外两名混混见状,也準备好要溜之大吉,但是似乎因为惊吓过度的样子,走没两三步就跌倒在地上。
  「……我这个人最恨的,就是把女性当成物品,只把她们当成任意淫虐的东西的人。」
  「救……救~~」连「救命」两个字都来不及喊出来,光把手上的两根树枝随手一射,就射穿那两位混混的额头,当场毙命。
  「……」看见自己竟然这么轻易地杀害三人,光看着自己的手,有点不敢置信-毕竟虽然自己学过武术,但刚刚的招式还不一定使的出来,更不用说光用树枝就可以射穿人的头骨……。
  看来莉莉丝的话一点都不假。
  「草剃同学,你……」听到晴香的声音,光才抬起头来,看着衣服凌乱的晴香;而晴香看到躺在地上的三具尸体,也是惊讶地不知该说什么。
  「……只要你不说的话,就会没事。」光举起右手,就像知道该怎么办地随手一挥-瞬间一阵风吹起,一股寒意自晴香心中窜起,同时间那三具尸体竟然随着风化成了灰,消逝在他们的眼前:「就算你说了,也没有证据。」
  「……草剃同学,你怎么可以……可以……」晴香话说到一半,双眼对上光的双眼的一瞬间,整个脑袋就完全空白了……。
  「……糟了,忘了把隐形眼镜带出来……」其实连光都不知道,在月光的照耀之下,眼睛上的「红瞳」亮度看起来,活像光的瞳孔是红色的。
  「我……好怕……」晴香走过去,抱住了光:「抱我……」
  没有说话,光也抱住了晴香。
  在神社的房间中,晴香打开双脚,让光舔着自己的阴户。
  「哈哈……好棒……」晴香无力地让身体靠在墙上,下体则是迎合着光的舌头:「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啊呜~~又舔到了……」
  「真是的,没两下就湿成这样子……」光在阴户沾取一些蜜液,在晴香面前晃晃:
  「你看,这么湿了喔~」
  「啊,讨厌……」晴香说完,便将光那沾有自己蜜液的手指放进嘴中吸着。
  「要吸的话,就让你吸个痛快吧。」光将手指自晴香的口中拔出,然后也把自己的双脚张开-此时光的分身已经在裤裆中撑出帐棚来了。
  「说的也是……」晴香有点害羞地拉开光裤子的拉练,让光的分身解脱出来,然后一边用手套弄,一边则用嘴舔弄着下面的两颗蛋。
  「哇~~」看到晴香的动作,光还会有种「她真的是处女吗」的错觉。晴香舔了一会,便将光的分身含进嘴中套弄着。
  「唔~~~」快感不断地袭向光的脑中,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已经玩了好几次的关係,光还没有要洩的感觉。
  套弄了好一阵子,光拍拍晴香的肩膀,示意她可以了。而晴香也顺从地离开光的分身,并且敞开上衣,让没穿胸罩的胸部露出来,然后顺便撩起裙子,让阴户对準光的分身,然后一股作气地就坐了下去!
  「呜~~」
  「痛……」阴户被撕裂的痛苦传到晴香的脑中,让她流下了眼泪;而光也被晴香的举动,弄得有点吃不消。
  「好……好紧……」因为疼痛的关係,晴香并未有任何动作;但是光已经看到了一些暗色的液体自交接处流出来。
  「好……好涨……」没多久,晴香开始将腰部上下移动,开始套合着:「好痛…又好痒…」
  「呼~~没想到你的那里会这么紧……」光的双手闲来无事,乾脆抚弄着晴香的胸部。
  「哈哈……人家还是第一次嘛~~啊~~又顶到了~~」晴香一边上下套弄着,一边握着光的双手,让光用力地抚摸着自己的胸部:「你顶的人家…好舒服喔…」
  「可以让你更舒服喔。」语毕,光抱着晴香翻过身,让晴香在下面。姿势一摆定,光开始将屁股一前一后,猛力地抽插着。
  「啊…啊…真…真的…好舒服喔…」晴香的身体也尽情地迎合着:「深…再深一点 …我还要…还要啊…」晴香抱着光,享受着光在她下面的冲击,时而接吻,时而忘我地蕩叫着。
  「呜~糟!要~~」「我…我也…一起…」
  「啊~~~~~~~」突然,两人同时间大喊着,在晴香洩身的同时,光的分身也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光让晴香躺在自己的身上,享受着高潮后的余温。
  「……你真温柔,光。」晴香抚着光的头髮,原本应该和之前几位一样呆滞的眼神,此时却和正常人一样富有生气。
  「晴香……」光此时也是想不透:「你……」
  「其实……在外面看到你的双眼时,我确实有种迷乱的感觉……」晴香脸红地说道:「但是在你的东西进入我的体内的瞬间……我的感觉就恢复正常了。」
  「……那又为什么……」光正要询问,晴香便用嘴将光的嘴塞住,吻了好久才离开:「因为我……本来就想要把身体给你了。」
  「晴香?」
  「……我知道……你已经有了未婚妻。但是我就是……忍不住去喜欢你……」晴香说到这里,泪已经滑过脸颊:「对了,顺便跟你说,我现在是危险期喔。」
  「咦?」听到这里,光的脑中「轰」的一声,什么都不能想。
  「原本我以为会被那些小混混玷污了,还好你来了……。应该先向你说声谢谢的才对,虽然处理的有点血腥……不过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不,我……」光正要辩解什么,晴香将手指指在光的嘴上,示意他不用说话:「如果我真的有了你的孩子,我不会要求什么的。说不定,这正是我所期望的也说不一定。」
  「……抱歉。」最后只能挤出这两句话的光,将晴香紧紧地抱在胸前,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