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赌城:如今,全国一半以上农田实现人工灌溉,基本上是旱涝保收田,靠天吃饭正成为历史;田间平均机械化作业水平达到63%,农业的手工劳作史正在结束;4成耕地由270万个新型农业主体经营,农民们加速告别自给自足的生产模式。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二十四章

时间:2018-01-13
杜倩心悠悠醒转,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全身骨头如散了架一般的到处疼痛,想要转动身体却发现自己动弹不了分毫,回忆慢慢进入脑海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嘴巴里的阳具仍然不知疲倦地抽动着,从鼻腔、喉咙直到胃里满是沾糊糊的噁心味道,两腿之间湿乎乎的让人难受,遭受残暴蹂躏的谷道中火烧火燎般的疼痛。残酷的对待反而更坚定了杜倩心与这些恶魔周旋到底的决心。
  眼罩被突然拿开,闪动的光线一下子照得她挣不开眼睛。杜倩心瞇缝着眼逐渐适应明亮的光线,视野由模糊慢慢变得清晰。
  由于脖子被紧紧扣住,杜倩心根本无法转动脑袋只能直直地看着前方。
  头顶上几盏大功率的灯管将房间照得亮如白昼,刘克帆站在前面大约3米远的工作台前,操作着上面的电脑。另一个男人却不在视线之内。刘克帆身后3、4米的地方有一扇黑色的大门,显然就是自己进来的那扇门。
  视野中所及的墙壁和天花板全部是黑色的,透着森然的邪气。墙壁和天花板上满布各种型号大小的探头、摄像机镜头指向房间的各个方向,而大部分的镜头直接指着自己赤裸的身体。
  刘克帆在键盘上打入连串指令敲下回车,抬头看向自己,眼中露出调笑的神情,「宝贝,醒了吗?」
  感觉到紧紧扣住脖子的铁环自动鬆了开来,杜倩心终于可以活动自己僵硬的脖颈了,仍然被阳具抽插着的小嘴无法说话,只能闷哼了一声算作对他的回答。
  刘克帆低下头去继续操作电脑,杜倩心趁机转头观察周围的环境。
  环视一圈这是一间正方型的大房间,面积有100个平方左右,四周没有一扇窗户,身后的墙壁和前面的一样也是黑色的,同样密布着各种监视器材。
  头顶的天花板上软软垂下十数根塑胶管,每一根塑胶管上的顶端都连着一根长短粗细颜色各异的伪具,而其中的一根正在自己的嘴巴里不知疲倦地抽插着。
  往下看小巧坚挺的乳房上,曾经雪白无暇的肌肤上布满了青紫色的牙印指痕。修长的腿上,白色的精液和红色的血液从两腿之间一直流到脚背,留下长长的耻辱印记。
  腰臂手腕各处都扣着银白色的金属环,上面看不到锁扣的迹象,可能是通过电磁引力对接的,由刘克帆面前的那台电脑控制开关。
  左右两测是长长的水晶陈列柜,柜子的顶部同样安装着监视探头,柜中整整齐齐地挂放着各种颜色大小奇形怪状的器具,虽然除了皮鞭和伪具以外的大部分器具自己都没见过更不明白用途,却能清楚地感觉到每件器具上蕴涵着的浓郁淫虐气息。
  房间里看不到另一个男人的蹤迹,应该是在自己昏迷的时候离开了。
  刘克帆低头盯着电脑,却彷彿能看到她的行动:「想找你的另一个情人吧,放心!他会再来看你的。」
  刘克帆的手指在键盘上熟练地飞舞着,「我来看看你吃了多少东西了,哇,射了12次,一共240毫升,看来你学得还真够快的。」
  杜倩心心里想着哪有那么多,看来自己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嘴巴里的那───那噁心东西到后来根本就是在自动的姦淫自己。
  刘克帆手指不停地继续道:「吃了这么多,也该吃饱了吧。」
  他的话音未落,杜倩心口中阳具慢慢退出,悬回到空中。
  杜倩心嘴巴微张,活动自己酸痛的下巴,心中猜想他面前的那台电脑不知道还能控制多少东西。
  刘克帆抬起头看着她蠕动的小嘴,淫笑着道:「宝贝,还没吃饱吗?」
  杜倩心连忙道:「主人,我───小奴儿饱了。」话一出口,嗓音中的乾涩让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刘克帆不慌不忙地踱步过来,走到杜倩心的身前才停下脚步。突然掩住自己的鼻子道:「你身上怎么那么臭啊?」
  杜倩心心中暗骂,却只能低头轻轻回答:「是,小奴儿该洗澡了。」
  刘克帆退后两步低头思索半晌,抬头道:「看来是该让你洗洗。」
  杜倩心惊喜地抬头道:「谢谢主人。」无论如何,能把身上的污浊洗乾净总是好事。
  刘克帆回到电脑边按了几个键,扣着杜倩心的铁环并未如她设想的那样鬆开,反而是那些塑胶管中的四根突然硬直起来,顶端的伪具如四条毒蛇探起头来对準她的面部。
  杜倩心惊道:「这是─────」
  话音未落,那四支伪具突然同时喷出温热的水柱向她射去。
  刘克帆哈哈大笑:「这套淋浴设备不错吧?」
  被四支有力的水柱突然射了个满脸的杜倩心连眼睛也睁不开,更不用说回答他的问题了。
  沖乾净脸以后,伪具如有知觉地围绕着杜倩心身体的每个部位细细沖洗着。
  有力的水柱打在身上,痒痒的有轻微的疼痛,杜倩心闭上眼睛享受水流的冲击,心中希望水柱的力量大些再大些,沖走身上所有的耻辱。
  慢慢地杜倩心身上的每个部位差不多都沖洗乾净了,四支伪具在她不知不觉中对準了她的敏感部位,两支对準她的乳尖,一支对準蜜壶,最后一支对準菊穴。
  乳尖在水流的冲击下再次挺立了起来,对準蜜壶的那一支不停地上下移动,水流时上时下顺着粉红的罅缝来回游动,而后面的那一支则对準了尚未完全合拢的肛门,水流沖在入口的肛肉上开来又痒又刺激的奇异感觉。
  杜倩心眼睛紧闭,在这淫异的水流刺激下,渐渐陷入迷乱的境地。也许是因为残酷蹂躏后的身体特别容易被温柔的爱抚打动,杜倩心的小嘴微张,开始发出轻声的呻吟。
  刘克帆欣赏着这充满淫慾气息的表演,心中暗暗得意,对这女人的调教已经渐渐开始生效了。
  水流的温度慢慢提升,力量渐渐增加,杜倩心的呻吟也随着越来越大声地迴荡在房间里,唯一能自由活动的脑袋疯狂地扭动着,额前湿淋淋的头髮随着脑袋甩出片片水花。
  随着一声尖叫,杜倩心宣布自己再次到达顶点,头软软地靠在背后的木柱上,仍然急促的呼吸清晰可闻,带动她小巧的乳房不停地上下起伏。
  水流慢慢停止下来,塑胶管彷彿也失去了力量,重新软软地垂向地面。
  刘克帆走到她的身边,拍拍她的脸颊,「小宝贝,洗个澡也能让你这么快活的吗?」
  杜倩心无力地低下头,用湿漉漉的头髮掩盖自己仇恨的目光。
  刘克帆捏起她的下巴道:「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为你準备了更多的节目呢。」说着背转身走开了。
  随着大门匡噹的一声在他身后关上,现在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看着周围对着自己的各种监控设备,杜倩心知道现在无法作出任何行动,想到刘克帆最后对自己说的话,心中不由暗暗颤慄,再这样下去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杜倩心回想着今天的羞辱情景,就凭现在的这些情况起码也能告他非法拘禁了吧,再利用这个机会彻底搜查这幢大楼,肯定能发现有用的证据,现在开始只要一有机会自己就要想办法逃跑,而目前能做的就是好好休息恢复自己的体力。
  杜倩心依然保持着与地面垂直的「X」状态,水滴不断地从身上滴到地面,带着疲乏的身体和心灵就那样沉沉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