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赌城: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前来参展,预计观众将达到1500万人次以上。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五十九章 春意盎然

时间:2018-01-13
侯龙涛坐了起来,把两个女孩儿散乱的乌黑长髮捋整齐,搂住她们的螓首,低头在她们的秀法上亲吻。
  智姬和慧姬不断的扭动着头颅,用脸颊在男人的小腹上磨擦,舌头轻佻他的龟头儿。
  侯龙涛把慧姬的上身拉起来接吻,右手顺着她的后背滑到腰上,然后钻进旗袍儿的开衩儿里,扶摸光滑裤袜包裹着的浑圆臀部。
  「嗯…」慧姬抱住了男人的脖子,身体为扭,头向斜上方仰起,双眸虚虚的合着,把舌头插进他的口中搅动。
  智姬把粗长的阴茎轻轻压在男人的小腹上,秀美的脸庞深埋进了他健壮的双腿间,涂着闪亮浅红色唇彩的双唇包住了肉蛋。
  侯龙涛感到自己的睪丸在慧姬的口中旋转了起来,好像有一根看不到的线在自己的小腹中一揪一揪的,是一种略带痛苦的快感,他用左手把女人的旗袍儿后摆拉了起来,用力的揉捏同样包裹在裤袜中的饱满香臀。
  慧姬在又把男人的上身吻了一遍之后,自觉的含住龟头儿,开始吸吮阴茎。
  姐妹俩配合得天衣无缝,姐姐嘬鸡巴,妹妹就舔睪丸,妹妹嘬鸡巴,姐姐就舔睪丸,两张小嘴儿就没有一秒钟离开过那条巨大的肉棒。
  侯龙涛手里把玩儿的是两个手感、形状完全相同的柔软屁股,眼中看得是两张带着妩媚表情、眼神迷离、一模一样的绝美脸孔,下体受到的是无微不至的「照料」,他想忍都难,更何况不想忍呢,「宝贝儿…宝贝儿…」
  从男人绷紧的大腿肌肉就可以看出他要射了,姐妹俩赶忙又都跪到他的双腿间,拚命的捋着他的阴茎,用一种企盼的眼神盯着他,「涛哥,涛哥,给我们…」
  侯龙涛猛的一缩屁股,一股浓精从马眼儿中激射而出。
  第一下儿是打在智姬脸上的,她「啊」的痛叫了一声儿,她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好多…」两个女孩儿争先恐后的长嘴去接受男人的赐予,又互相把对方脸上的精液舔净,紧接着就用小嘴儿为他清理,意外的发觉基本上就没软下去过的肉棒已经又是坚硬无比的了,这可是不符合她们所学习过的男性生理的。
  「早说了,你们还没见识到我的好处呢。」侯龙涛看到了姐妹俩惊讶的神情,他也是凡人,洋洋自得再正常不过了。
  智姬和慧姬慢慢的起身,同时一起往上吻着男人的身体。
  「等等,」侯龙涛把两个女孩儿的下巴托了起来,「去摆个你们自己觉得最诱惑人的姿势让我看看,谁做得更好,谁就先来。」
  姐妹俩向后退了两步,身体紧紧的挤在了一起,相互拥抱着,扭回头来,两张脸蛋儿贴着,上牙轻咬着下唇,用一种很迷濛的眼神望着男人,表情别提有多纯洁了。
  侯龙涛猛的一拍脑门儿,过去抱住了两个美人,手伸进旗袍儿里,爱惜的把玩儿她们的屁股,插入她们的双腿间,用手掌搓弄她们的臀缝儿,把本来就是T—Back的内裤压得更深了,「真是聪明。」
  这对儿姐妹花儿单独出现都是一等一的美女,放在一起就是超级的出色,这也就是双胞胎最大的卖点,让她们各自摆姿势绝对是大材小用了,好在她们深知如何讨男人欢心。
  「啊…涛哥…」智姬和慧姬开始扭动身体,使两对儿丰满的乳房隔着衣服磨擦了起来,屁股腰摆着追逐男人的手指,转过头,伸着舌头给他吸吮,「涛哥,我们伺候您沐浴吧。」
  「好啊,」侯龙涛往床边儿上一坐,翘起了二郎腿儿,用一种欣赏的眼光看着姐妹俩,「穿着衣服怎么洗?」
  姐妹俩慢慢的转过身去,背对着男人,稍稍的撅起屁股,双手从旗袍儿两边的开气儿伸了进去,抓住裤袜的腰口儿,连同内裤一起,缓缓的往下脱,旗袍儿的后摆陷入了深深的臀沟里,挡住了最隐秘的部位,只露出大部分的雪股玉臀。
  侯龙涛舔了舔发乾的嘴唇儿,猛的大叫一声,「别动了。」他一个箭步冲到慧姬身后,跪下钻进了旗袍儿的下摆里,双手抓住她的臀肉,伸长了舌头在散发着香气的臀沟里猛舔,用舌尖儿顶她的小肛门,轻咬她的屁股,两手又挪到她的光滑丝袜下的小腿上摩挲,抬起脸,鼻子顶主她的会阴,舌头拚命的舔舐她嫩红色的阴穴。
  「涛哥,涛哥…」慧姬扬起了头,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双手伸到后面撑住男人的头,完全坐在了他脸上,阴唇间的那条舌头简直比女调教师的还要温柔,好像能把自己的身子舔化一样。
  侯龙涛放开了慧姬,又挪到智姬的身后,把她也舔得爱液横流,然后站起身来,稍稍弯曲双腿,搂住她的细腰,缓缓的把大鸡巴插入了她的小屄缝儿里,「好,很好,相当的紧凑,舒服。」
  「啊…主…涛哥…」在智姬的思想里,只有自己的主人才能进入自己的身体,兴起之时就叫走了嘴,不过反应过来的还算及时,「太…太大了…太粗了…啊…啊…您…您轻点儿…」
  「你不是受过训练吗?」侯龙涛拉住了女孩儿的两个手弯儿,让她的腰能稍稍的下弯,很轻柔的抽送,大腿撞在她的屁股上都没能产生响声。
  「假的东西根本就没法儿跟您的比啊。」慧姬替姐姐回答了问题,然后爬进她身下,解开了她的旗袍儿,拉开黑色的蕾丝胸罩,双手揉捏她圆滚滚的双乳和硬硬的奶头儿,同时吻住了她的小嘴儿,使她紧皱的眉头有所舒缓,「涛哥,可以了。」
  侯龙涛放开了智姬的手,改为箍住她的小蛮腰,抽插的力度和速度都在一瞬间提升了好几个层次,肉碰肉的「啪啪」声立刻大做。
  「啊…啊…啊…好烫…」智姬的子宫刚被狠狠的撞了几下儿,她就已经能够有了眩晕的感觉,双腿开始微微的打晃儿,浑身的力量也好像在不断的被抽走,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耐力在这个男人面前这么的不值一提,以前受训的时候,身体里插着两根儿按摩棒,整整几个小时都不会有现在这种感觉的。
  慧姬正在轮流吸吮姐姐的两个乳头儿,发觉她的身体越压越低,不仅如此,她的喉咙在不住的蠕动,拚命的沿着口水,知道这是她高超的前兆,赶忙从她的身下钻了出来。
  智姬的腿在慢慢的弯曲,直到双膝着了地,不过双臂已经无力支撑了,软软的枕在自己的脑门儿下,「涛…涛哥…啊…主人啊…我…啊…我…」
  侯龙涛伸手捏住了女人的双乳,飞快的肏干,他的臀部缩紧,用尽全力的一撞,精关大开。
  「啊…」智姬尖叫一声,想是被卡车撞了一下儿,猛的向前扑倒在地,身后的男人收不住力道,压在了她的身上。
  慧姬跪倒在男人身边,双手在他的背脊上缓缓的抚摸,低头舔着他的汗珠儿,「涛哥,休息一下儿吧。」
  侯龙涛扭身掐住了慧姬的细腰,往起一站,一下儿将她提起来脸朝上的放在了她姐姐背上,跪下分开她的双腿,高度正合适。
  惊讶的表情都没来得及在慧姬的脸上出现,她就已经被下体传来的极度的充实感所淹没了,她紧紧的闭上眼睛,只等着男人对自己的「摧残」,「啊…涛哥…」
  侯龙涛用右手的大拇指按住了女人阴唇顶端充血的阴蒂,用力的压揉,在轻缓的摇动屁股的同时,另一只手把她旗袍儿的胸扣儿解开了。
  「涛哥…嗯…」慧姬张开双臂,睁开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男人。
  侯龙涛压下上身,让美人抱住自己,双手揉搓着她的酥乳,含住她红润的双唇,温柔的舔吮,「宝贝儿,适应了就告诉我,我让你升天。」
  慧姬揽着男人的脖子,贪婪的追逐着他的嘴唇儿,让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她的屁股开始迎合男人的肏干,最初的堵胀已经得到了很大的缓解。
  虽然女孩儿没说话,侯龙涛也知道她準备好了,便稍稍弓起后背,右臂插到她的腰下,不让她对智姬造成太大的压力,左手抓着她的右乳,开始猛烈的肏干她的湿润的小穴,伸在外面的舌头来回挑动她樱桃般红嫩、俏丽的奶头儿。
  慧姬拚命的向后仰着头,左手支撑在地上,右手按在男人紧绷的胸肌上,充分的感受那种雄性力量,她的腿在缠,小腹在蠕动,身体发酥,呼吸困难,那滔天巨浪般的快感把她完全淹没了,活了十八年,从没有像现在这一刻这么身心舒畅过…
  宽敞的浴室中,侯龙涛坐在一张小板凳儿上,刚从门外进来的智姬和慧姬都把长髮盘了起来,一人围了一条白色的大毛巾,从胸口到大腿的一半儿都被裹住了。
  侯龙涛一把将两条浴巾全抖飞了,在女孩儿们的娇声惊叫中,他已经把两具比例匀称、嫩白胜雪的娇躯揽进了怀里,让她们分别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双手搂着她们的腰肢,在她们的丰乳上来回亲了好几次,「还这么遮遮掩掩的干什么?」
  「就是有这种习惯。」
  「谁给我搓背啊?」日本人怎么个沐浴法儿,侯龙涛还是略微知道一点儿的。
  「先得给您弄湿了啊。」姐妹俩在水龙头边打了两木盆温水,蹲在男人身边,慢慢的往他身上浇了下去,「涛哥,太烫吗?」
  「嗯…」侯龙涛没有回答,只是把眼睛闭上了,这样确实比普通的淋浴要舒服,特别是水刚一沾身时那种半冷半热的感觉。
  两个女孩儿把盆放在一边儿,开始往自己的胸前抹浴液,直到泡沫儿把美丽乳房都盖住了。
  侯龙涛睁开眼睛,「不是说给我洗吗?」
  「您别急嘛。」慧姬绕到了男人身后,扶着他的双肩跪了下去,把奶子压在他的背上,缓缓的扭动起来,将胸前的浴液涂了上去。
  智姬则跪在了男人的双腿间,用自己的双乳挤压他的胸口、小腹。
  虽然北京也有「推油儿」的把戏,但侯龙涛从来没去过,因为嫌髒,在家也没想起过让众老婆试试,今天是第一次受这种待遇,被四个饱满的酥乳这么蹭来蹭去,他的魂儿都快飞出来了,不禁伸手在姐妹俩的身上乱摸起来。
  女孩儿们本来就已经面红耳赤、气喘吁吁了,再让这么一摸,更是浑身发软,但「工作」还没完成,怎么能提前享受呢,她们笑嘻嘻的躲开侯龙涛,在自己的屁股上打上浴液,一前一后的背对他,弯下腰,用圆润柔软的屁股磨蹭他的身体。
  这下儿侯龙涛更是没法儿老实了,乾脆一把抱住智姬的细腰,右手的中指从她屁股后面钻进了她的嫩穴里。
  「涛哥,别闹嘛。」慧姬把孤住姐姐的胳膊向一旁拉直了,抬起右腿反身骑了上去,双手抓着男人的手腕儿,牵动自己的身体,用娇嫩的阴户前后摩擦他的手臂。
  智姬的动作和妹妹完全的一样,从另一边骑上了男人的右臂,磨了几个来回儿,自己也变得想要得不行了,「涛…涛哥…」
  侯龙涛向左转头,是一个美丽圆滚的屁股,向右转头,是一个圆滚美丽的屁股,都是臀沟深深,「你们这不是想要我的命吗?最重要的地方你们倒不管了。」
  姐妹俩微喘着骑到男人的两条大一腿上,四只玉手揽住他的脖子,又开始在他的腿上磨蹭,不过这次可以时不时的停下来和他接吻。
  侯龙涛的双手伸到前面,揉捏着两个女孩儿的屁股,两分钟之后就再也没法儿忍耐了,他把右腿一伸,让智姬滑了下去,抱住慧姬的丰臀,用她紧窄的阴道套住了自己的肉棒尖端。
  「啊…」慧姬扶住男人的肩膀,不顾一切的往下一坐,让龟头儿重重的自己子宫上,她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主人是个「超人」,已然射了四次,还是这么的强劲有力,「热死了…嗯…涛哥…用力插我…」
  侯龙涛自是毫不怠慢,吻住美人喷着香气的小嘴儿,立刻就开始上下抛动她的屁股。
  智姬也不甘寂寞,跪在男人的双腿间,吸吮他的睪丸,亲吻他的大腿,舔舐自己孪生妹妹的屁股、臀沟和菊花门。
  侯龙涛是越战越勇,他抓着慧姬的屁股,一下儿站了起来,举着美人走进了冒着热气的浴池,水花四溅之中,他已经将爱妾顶在池子的里边猛干了起来。
  智姬跟了过来,跨跪在妹妹仰在浴池边缘上的脸上,单手支撑身体,另一只手则不停的揉动自己的奶子。
  慧姬虽然已经被肏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但还是不忘姐姐,一有空隙就伸出粉嫩的舌头舔舐她的香穴。
  侯龙涛当然也不客气,把智姬撅在面前的雪股玉臀啃咬了个够,还用舌头顶钻了半天她的小屁眼儿,舌尖滑过肛门周围的皱褶儿时的感觉对于男女双方都是很大的刺激。
  宽大的浴室里充满了男人的喘息声、女人的轿哼声和将近性爱巅峰时的淫言浪语…
  诚田亚夫出殡的日子定在星期四下午,火化之后,他就被葬在诚田家的家庭陵园里,整个过程中,身穿黑色大衣的岛本裕美的脸色都不是很好,一阵儿红一阵儿白的,别人都以为是心情难过造成的,其实她眼神也很涣散,不过被帽子上垂下的黑纱挡住了,没人注意到。
  仪式结束之后,裕美转身刚想走,脚下一趔趄,差点儿摔倒。
  诚田亚夫的几个生前友好赶忙把她扶住,「你没事吧?不要太难过了,节哀顺变。」
  「我…我没事。」裕美走向停在不远处的一辆黑色加长林肯,途中还有几次绊蒜,女司机打开车门儿,她一下儿就跌坐了进去。
  「怎么了?短短的三个小时就受不了了?」车厢的最里面坐着一个西服革履戴黑边儿眼镜儿的年轻男人,斯斯文文的脸上挂着淫笑,他的臂弯里搂抱着一对儿穿旗袍儿的孪生姐妹,裹在丝光裤袜中的修长美腿从开衩儿的地方露出来,他劈开的双腿间跪着一个上身赤裸,下身穿着短裙的女人,正在埋头为他口交。
  「啊啊啊…」裕美瘫软在坐椅上,拚命的喘着气,她一把扔开帽子,又把大衣打开了,里面连乳罩儿都没有,两个「跳蛋」用胶布固定在她的豪乳尖端,压制着奶头儿,遥控器别在黑色吊带袜的腰圈儿里,另外两根从另一个遥控器上伸出的电线一直延伸进黑色的蕾丝内裤里,内裤的正面已经全湿透了,她白嫩大腿上的嫩肉在如同筛糠般的颤抖。
  「涛哥,您的这个奴隶不行啊,耐力这么差。」智姬舔着男人的耳朵,把自己手里夹着的香烟放进男人嘴里,让他抽了一口。
  「哼哼,光说别人,」侯龙涛扭头吻了吻女孩儿,「昨晚你们俩不也是拍着床求饶吗?」
  「嗯…那怎么能一样,您根本就不是人。」
  「哈哈哈哈,嗯…」
  慧姬正想也去凑热闹,突然发觉男人一皱眉,赶忙弯腰按住了地上女人的后脑,「香奈姐姐,涛哥要来了,别动。」她第一次见香奈的时候是叫宝村小姐,但侯龙涛说她们都是姐妹,让她把称呼给换了。
  香奈也感觉到了口中的阴茎在膨胀,她尽量把粗长的肉棒往喉咙中塞,一阵阵间歇性的热流冲进了她的食道中。
  「啊…」侯龙涛咬着牙,仰起头,用力的捏着双胞姐妹的乳房,尽情的放射着。
  香奈坐到了一边儿,嚥下口中的精液,又把嘴角儿处挂着的一点儿舔进嘴里,她踢了一脚一旁正在揉捏自己乳房的裕美,「还等什么呢?去给你的主人清理啊。」
  「是…啊…是…」裕美几乎是从坐椅上栽倒在地上的,她向前爬了两步,伸出舌头,把大鸡巴仔仔细细的舔舐了一遍,然后就又开始为他口交,光是嘴吧被干也能减轻一点儿自己身体所受的煎熬。
  香奈看到侯龙涛冲自己挤了一下儿眼睛,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她跪到了裕美的身后,一把拉下她的内裤,两根电线连入了她下身的两个小肉洞。
  香奈揪住下面的一根儿电线,猛的向外一拽,从裕美微肿的小穴里扽出了一个中等长度的按摩棒,她掀起自己的短裙,皮内裤的正面赫然连着一根儿假阳具。
  裕美正在吸吮男人的阴茎,龟头儿已经顶到了喉头,突然屁股上被狠狠的撞了一下儿,整根肉棒都杵进了她的嗓子眼儿里,插得她一下儿就翻了白眼儿,差点儿没昏过去。
  香奈双手死死的捏住裕美肥美的臀丘,一下儿一下儿猛顶,用假阳具狂肏着她的屄缝儿,自己胸前的丰乳也随着身体的摇动上下不住颠簸,划出美妙的弧线。
  智姬发现侯龙涛正斜眼看着自己,然后又瞧瞧自己的高挺的胸口,立刻就会意了,她咬着下唇飞给男人一个媚眼儿,慢慢解开了旗袍儿的胸扣儿,推开乳罩儿,双手握住露出的一对儿圆圆的雪白酥乳。
  慧姬也受到了男人同样的眼神挑逗,一样把自己的胸脯儿坦露了出来。
  侯龙涛左亲右吻、左吸右吮,在姐妹俩的四个饱满奶子上留下了条条湿痕、排排齿印…
  林肯一直开回了诚田家,现在名正言顺的岛本家的大宅子,跟随而来的大批客人都要在这里对诚田亚夫进行祭奠。
  一个小时之后,裕美已经换上了一件有小白花儿点缀的黑色和服,跪在一间大房里,供桌儿上放着诚田亚夫的遗像。
  客人一批一批的进来,看到女主人魂不守舍的样子,还都以为她很重夫妻感情呢,谁又能想到她身上最敏感的几个部位都在受到「跳蛋」和按摩棒的照料。
  同一层的大卧室里,一丝不挂的香奈跪在中间,智姬在左,慧姬在有,三个美女都是撅着屁股,左右摇摆着丰臀,等待侯龙涛的临兴。
  这座大房子里一共有八名女佣,其中的四名现在也在场,她们不光制服性感,而且还没穿内裤,只是为了一旦侯龙涛性起,可以随时把她们拉过来姦淫。
  这些女佣原来都是裕美训练的性奴,可现在她们的主人都成了侯龙涛的奴隶,她们自然也就改换门庭了。
  只要侯龙涛在这座宅子里,他过的就是皇帝般的生活,这里的女人,除了香奈、智姬慧姬姐妹,生存的意义只有一个,就是满足主人无休无止的性慾,她们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她们都是日本人…
  编者话: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你五分钟看完一章,我却要用四天才能写完,还是紧赶慢赶,那些要我一天一章、两天一章的,长点儿良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