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赌城:归国之初,他看到中国激光光谱研究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巨大差距,立志要尽快将学科达到世界同行业的先进水平。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九卷:第四章 牝母邪蜂

时间:2018-05-15
白骨邪鞭纵横挥洒,陡然伸长数十尺,画出一道白骨龙影,破风、撕空而来,瞬间破去四大金刚的刀剑,将他们击伤。十藏呕血,百藏的硬壳被打出一道长长裂痕,千藏手腕骨折刺破皮肤,万藏伤得最重,他的左小腿被邪鞭骨节缠上,顺势一拉,扯去老大一块血肉,坠落甲板后根本站不起来。
  四大金刚并非弱者,要在一招之内尽败他们,那除非是像加籐鹰、武间异魔那样的第七级力量;邪莲本来没有这等修为,但我刚才记起守护精灵的提点,完成了「邪母、邪子、邪精」三灵合一的邪莲,修为会更上一层楼。
  (两个第七级高手夹杀,我们岂非必死无疑?不,如果真是那么强,邪莲早就可以杀尽我们,不用让羽霓来盗精,也不必冒着非人痛苦抽脊挥鞭!)
  我心念急转,白骨邪鞭已经破空而来,本该无坚不摧的一鞭,却印证了我的猜测,半途声势急遽衰减,挥到我身前三尺处,就被阿雪的魔力屏障给挡住,不得不抽鞭回撤。
  (是了,邪恶血月增加了白骨鞭的杀伤力,但同样对上黑魔法,这个优势就被抵销,她的三灵合一应该没有完成。)
  我几下寻思,眼见战况不妙,预备使用地狱淫神,协助应敌,但念头才一动,一道阴寒劲风从旁推来,阿雪正全神注意白骨邪鞭的挥动,如果不是紫罗兰及时放出紫电,我和阿雪险些就伤在这一爪之下。
  「妈的,漏算了这羽大婊子!」
  苦斗不胜,邪莲让羽霓现身帮手。被吸血鬼咬过,羽霓完全丧失了神智,两眼冒着血红邪芒,扑击的时候势若疯虎,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不知道是否因为受到邪莲操纵的关係,羽霓身上也是一套黑色皮衣,款式与邪莲大同小异,尤其是腿上的吊带袜,长达大腿根部,黑底网状,外缝紫色的蕾丝花边。脚上另有一双镶满金丝花饰的高统黑皮靴,靴子长达膝盖关节部份,在双腿内侧各开一缝,隙缝两旁各有一排小洞,靴子便以鞋带交叉穿过这些小洞固定,裸露着如雪香肌,更突显出下半身的修长曲线,美腿翘臀,抢尽人们目光。
  (奇怪,刚刚才脱得光溜溜的,她在哪里换好这身衣服的?)
  我脑里纳闷,但无暇细思下去,正要以淫动弹逼开羽霓,再召唤淫神,旁边却骤然亮起红光,炽热气流逼开满天雨花浪涛,直击向羽霓,赫然是羽虹到了。
  两姐妹再次交手,羽虹重伤在身,又不敢放胆出手,整个被羽霓压在下风,但不管羽霓的攻势怎样强横,羽虹也始终能守住一个平局,不至于全面溃败,这让我们争取到对付邪莲的机会。
  原本我们构思过,由阿雪牵制邪莲的魔法,四大金刚近身捕捉,但随着四大金刚受创,这个战术已经不可能实施,只能由阿雪独斗邪莲,这实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因为不管实力如何,阿雪不是天河雪琼,她只是一个几乎没有战斗经验的小狐女,在我之前替她作各种模拟战术的恶补时,她的反应迟钝,现在能与邪莲战到这里,已经是超出水準的表现。
  转眼之间,邪莲与阿雪又对拼几回合过去,双方各展奇术,阿雪把邪莲放出的诅咒与邪鞭攻击一一化消,但她也无能反攻,只能固守在原地。这时,邪莲似乎回复了冷静,朗声一笑,笑声中儘是冶艳淫媚的撩人意味,蕩人心魄,一些自制力薄弱的船员受到媚惑,迷迷糊糊地朝幽灵船走去,立刻就被不死生物狂咬分撕。
  「好个大奶的小妹妹,真是让姐姐大开眼界,晚一点你落在姐姐手里,一定让你尝尝前所未有的快活滋味,不过,现在先让姐姐给你做点回礼。」
  邪莲的艳笑声中,戴着黑手套封印的魔鬼右手赫然往下体伸去。
  她胯间仅着一块薄薄的三角皮块,恰好遮掩住胯部,周边的三角各穿有一个铜环,上端左右的两个,各系有两条线般的细带;左右各有一条细带绕过腰间,穿过深深的臀沟,将那无比肉感的肌肤勒出一条凹陷,最后交会在最下端的铜环上,另两条则透过那肥美又充满弹性的臀肉支撑,连繫着腿上的蕾丝吊带袜。
  在我们惊讶错愕的目光中,邪莲殷红如血的指甲伸到自己胯间,翻揭开那片薄得可怜的皮块,两瓣肥嫩的肉花在雪肤中乍然绽放,隐约带着潋潋水光,说不尽的风骚淫靡。
  (这个女人真是毫无妇德可言,为了勾引我的小徒弟,居然连那里都露了出来!胸部尺码比不过人,也不用被刺激成这样吧?)
  邪莲大胆妖艳的动作,让我心中恼火大骂,余人更是全部呆住,不解其意,但很快他们就明白到,多看火辣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
  「嗡……嗡……嗡……」
  一阵邪异的蜂鸣声,模糊地传入我们耳内,似远又似近的诡异感觉,正是高等召唤术的前奏。跟着,一阵夹带着浓烈血腥气味的红雾,自邪莲两腿间的肿胀肉花中释放 散,迅速朝周围散去。
  「嗯……啊啊……啊啊啊……」
  邪莲仰扬着头,熟艳的脸上春情蕩漾,来回拨弄两瓣肥厚的淫肉唇,晶莹的蜜浆泉涌流出,打湿她裹在黑色皮带中的手指,也令红雾像是受到激化催发,一卸不可收拾,汹涌赤流,将邪莲整个遮蔽在红雾里头,而红雾更闪电凝聚变形,化成一只又一只的血色蝙蝠。
  蝙蝠的大小不一,最大的和一般蝙蝠近似,但多数却都是指头般大的蜂蝠,它们身体半是血肉 糊的腐烂模样,半是惨白的骨骼,却通体泛着碧绿的邪异光芒,肯定是汇聚死灵怨恨而成的厉害邪物。前后只是眨眼间的功夫,无数形态狰狞的血色妖蝠由邪莲体内胎蕴而出,朝我们这边攻击过来。
  「不好!大家快找掩护!」
  魔法师的直觉,我肯定邪莲这一手非同小可,即使是阿雪的魔力屏障也未必能挡,更别说其他无法从邪恶血月中汲取邪能的人。但纵使我发出提醒,也没有太大意义,因为蜂涌而至的血蝠化作一道赤色旋风,遮天蔽月,先是一声砰然巨响,这艘船的三根主桅在袭击下瞬间折断,往甲板上轰砸而来。
  船员们惊惶地相争走避,但是在船桅轰砸上他们之前,先一步激飙旋射而来的血蝠群已缠上他们身体,或是将人体穿刺成千百小洞,或是贴附于皮肤表面,啃噬食尽血肉;凡是走避不及的人,很快就只剩下碎尸与枯骨,死得惨不堪言。
  「大家靠到我周围四尺之内!」
  阿雪娇叱一声,呼喝着众人靠近。到了这种关头,普通的攻防咒文再也派不上用场,她只能以死灵法师的本事,倾全力指挥听命于她的阴魂去作战,而为了减轻负担,缩小防卫圈是必要的,虽然说……除了负伤的四大金刚,剩下的人根本不可能有机会靠近过来。
  背有羽翼的霓虹两姐妹,早就打上了天,现在还没下来;至于加籐鹰和武间异魔,在距此半里外海上决战的两大惊世高手,他们所出的每一击都在海上掀起巨浪,血蝠群的波及範围没有那么远,纵然有几只离群飞散的流蝠朝那边飞去,还没靠近就被乱射的气劲分尸。
  「栖宿我身,以我鲜血、魂魄为食的怨灵啊,请助我一臂之力,开启黑暗之墙,尽显你们的邪能吧。」
  动听的祈愿声中,黄金魔杖在阿雪手上以逆八字反向旋动,杖头那一双合捧魔石的裸女像,随着魔力运用而灿发亮光,点点碧绿紫芒由虚空中出现,笼罩在我们周围四尺,隐约幻化出亡者生前的形象,阴风怒号,剎时间天愁地惨的极冻寒意,由我们立足之处散发出去,与幽灵船的阴气一碰,不但激得天上月色红得快要滴出血来,附近海面更是在剎那间被急速冰封。
  喀啦……喀啦……喀喀……
  连续不绝的冰块摩擦声,在万千阴魂的嚎哭声中,分外显得刺耳。终于拼到全力以赴,在魔杖的舞动驱策中,阿雪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毫无血色,额头也频频冒出冷汗,儘管她这个晚上的表现绝佳,但是当比拚进行到万魂尽出,阿雪的极限也被突显出来。
  在死灵法师的历史上,阿雪肯定是一个异数。她所驾驭的死灵,对主人的效忠程度之强堪称前无古人,召唤运使时候的负担,也远比其他死灵术者要轻,但即使如此,当战斗进行到万魂齐出,阿雪必须以个人修为驱动万灵血珠,以万千枉死怨魂对抗邪莲时,她仍是显得力有未逮,摇摇欲倒,因为要一次驱策过万死灵的耗力之大,就算是昔日天河雪琼也未必能做到,更别说她只是个魔法新手的小阿雪了。
  (不成……这样下去稳输的。唔,还没完成三灵一体的邪莲怎有力量对抗过万死灵?她能蕴化血蝠、製造假幽灵船,这看来也是上万死灵规模的魔力,她也吸纳了万灵血珠?黑龙会真是滥杀。)
  我脑中剎那间转过许多念头,这时候召唤出淫神已经没有意义,地狱淫神虽然不弱,但我不是法米特,在这种比拚去到最尽的决胜关头,双方都是以万灵齐出作攻防,我的魂兽根本承受不住灵压,一出现就会被挤爆,连带我自己都会受影响。
  情形再过片刻,对我们更是不利。邪莲的血蝠忽而凝聚实体,忽而化作轻雾,尝试钻破阿雪的万灵障壁,却不得其门而入,但她同时驱动幽灵船,剎时间炮声隆隆,无数尸毒羽箭、炮火落到我们头上,阿雪倍添压力,与我相触的肌肤冷得吓人,好像是一块巨冰。
  (只是召唤出万灵,却没有能够集合万灵邪力的杀着,阿雪这样子稳输的,唔,如果能够放大绝,使出大日天镜的无尽黑洞,一定可以破去幽灵船,但上次在南蛮能使出来,运气成分居高,现在怎么再重现一次呢?)
  战况千钧一髮,十藏他们也看得出来,四个人为了减轻阿雪的负担,相互搀扶起来,赫然想要再次往外冲杀,就算战死也不成为负担,但这行为却引起阿雪分心,万魂障壁险些就被血蝠群一举钻破,我眼见情形不对,心里明知道不成,也只好硬着头皮干。
  「太古的性慾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与你们签订契约,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具体而现形,出来吧,凰血牝蜂!」
  淫术魔法不属于黑暗系,但我此刻却很希望魂兽能够从邪恶血月中获利,要不然我辛苦召唤出的魂兽,在血月之下根本是给敌人打洞用的。
  我心里的这个祈祷,似乎被老天给听到,就在我唤出牝蜂、淫术魔法特有波动往外传开的瞬间,一下极为痛楚的悲惨哀嚎声划破夜空,声音之尖锐高亢,险些震得我们双耳出血,但遮天蔽月的血蝠群却在剎那之间尽数消失。
  「啊~~~~~~」
  血蝠群散失,我们清楚看到邪莲站在桅桿上,好像很痛苦似的发着颤抖,手中的白骨邪鞭不知所蹤,阵阵黑气正由她背后冒出,很明显是某种魔力反噬的现象。
  (怎么搞的?是她吸纳的那个邪物失去控制了吗?)
  我心中纳闷,但邪莲脚下的整艘幽灵船却跟着淡化,渐渐隐没消失,失去立足地的邪莲毫无振翅之力,跟着往海面坠下。在那一瞬间,我惊鸿一瞥地看到,邪莲背后的黑气交织组成某个影像,依稀有些眼熟,只是仓促间想不起来。
  「快!把妖女从海里捞起来!不可以让幽灵船再落入敌人手里。」
  十藏的反应最快,一看邪莲落海,马上叱喝众人追去打捞,要趁邪莲落入海中,不省人事的机会,将她一举成擒。
  假幽灵船随着邪莲坠海而消失,阿雪停止驱唤死灵,天上的炽红血月渐渐回复清朗银辉,在此同时,另外一边的战况也渐渐分出胜负,长时间的激烈战斗,似乎让加籐鹰重释杀心,渐渐变回当年的怒海战将,斩龙刃掀涛斩浪,勇猛英武的雄姿与他平时判若两人,将武间异魔压在下风。
  但武间异魔的钢铁雄躯亦是罕见邪功,轻易承受斩龙刃劈出的刀罡,趁着一下兵器交击时,拼着那柄碗口粗的方天重戟被断,武间异魔趁着敌人提防他右臂的「赤毛鸟手」邪功时,魔鬼左爪闪电乍出,在加籐鹰持刀的右臂上抓出一道血痕。
  邪莲那只魔鬼右手,正是来自武间异魔,而今由原主人亲自使出,在实战上有何效果,我们终于亲眼目睹。被武间异魔的奇袭一爪所伤,加籐鹰右臂伤口的皮肉甚至没有出血,就迅速金属化,若不得解法,蔓延全身将是早晚的事,但相较于这只魔鬼左爪的厉害,加籐鹰的反应却更吓到我们。
  斩龙刃蕩出一片透明的雪亮刀光,在逼退武间异魔的同时,回刀自削,将手臂上异化伤口整个贴肉剜去,刀锋不停,顺势再旋转劈向武间异魔。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没有一丝停顿,没有片刻迟疑,面上甚至看不出半点疼痛,如果不是因为我与这男人朝夕相处过,一定会以为他没有痛觉。
  可畏可怖的瞬间决断,无视强烈痛楚,把握每一个机会攻敌,这等惊人的勇悍战意,就连武间异魔那狂人也被吓到,大叫一声,在间不容髮的错身剎那,已经被斩龙刃透胸插过,大股灰白鲜血激喷出来。
  「胡……没有可能……我武间异魔一生从不言败……没有人能败我的……」
  「你身躯的异能确实能令你百战不败,但只要我立刻制你死命,你将再也没有下次强化的机会。」
  「喔……龙王陛下不会骗我……龙王陛下……」
  武间异魔的胡言乱语,起初没有人听懂,但忽然之间,一股极其邪恶的冰冷寒意,令在场众人身不由己地颤抖起来。
  「啊……!」
  一声响亮痛叫,伴随着大蓬血雨喷洒而出的画面,震撼着我们所有人的听觉与视觉。
  事先毫无半点预兆,也没有看见任何形影,加籐鹰的胸膛突然炸裂开来,碎骨与鲜血狂洒在武间异魔的身上;同一时间,我召唤出来的凰血牝蜂,也硬生生在半空中爆炸,强烈的剧痛袭击我身躯,让我趴在倾斜的甲板上,拚命狂呕、痉挛抽搐。
  本来胜券在握的情势一下子逆转,只是重伤的加籐鹰,仍牢握着手中斩龙刃,不让被锁住的大敌有机会蠢动,跟着左手顺势后甩,一记劲风凌厉的劈空掌往后发去。
  「呼咻!」
  劈空掌劲呼啸而去,却如泥牛入海,很快消失无蹤,像是被某个看不见的东西给吞噬掉……
  发出的掌劲没有下文,但对高手而言,已经足够判断出端倪。加籐鹰似乎发现了什么,对那隐形敌人发出一声极度愤怒的虎吼。
  「黑泽一夫!你不守……」
  气壮天地的怒吼,半途被再一次的骨肉爆碎声给掩盖,已经重伤的加籐鹰,大半力量仍用在封锁武间异魔的反扑上,当那看不见的敌人再次暗中袭击,加籐鹰身前爆出大量鲜血与碎骨,整个身体软软地失去力量,连同他手中黯淡无光的斩龙刃,一起往海中坠落下去。
  「大当家!」
  惊见加籐鹰伤重落海,生死不明,四大金刚的叫声非常凄厉,但紫罗兰也叫了起来,而且还是朝着特定方向发出咆哮。
  在漆黑如墨的海面上,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轮廓模糊不清,来时无声、现于无息,神不知鬼不觉地由黑暗中渗出,若非紫罗兰的视觉远超过人类,能够看到黑暗中的事物,谁也不会发现那抹几乎与黑暗同化的暗影。
  降临之时了无痕迹,一旦现身,声势却是惊天动地;沉重的压迫感,逼得我们呼吸困难,海面上不住掀动的波涛,也在那个人现身的那一瞬间风平浪静,就连滚滚海面都被静止下来。
  不是结冰、不是蒸发,数十尺的辽阔範围内,海面就像是被停住时间一样,波浪维持本来的型态,却再没有丝毫的波动,连同在影响範围之内的武间异魔都被气机锁缚镇住,漂浮在半空中。
  以第八级修为造成的可怕威势,这就是五大最强者级数的力量,这就是东海之王的力量,这就是……黑龙王的力量!
  「黑……黑泽一夫……」
  素来冷静理智的十藏,颤声说出这个令东海所有海民胆寒的名字,在他们生命中很大的一部份,都饱受这个人的荼毒与伤害,却有太多人至死都不曾见过这恶魔的身影,但如今……他们都见到了。
  只是对我和阿雪来说,惊讶却更是强烈,因为闻名已久的黑龙王与我们并非初识,连紫罗兰都认了出来,发出威吓的咆哮。
  「师、师父,那个人是……」
  宽大的黑色斗篷,两手收拢在黑色袖子里,头上用黑色绷布密密麻麻地缠住,从头髮直到脖子,没有露出半点皮肤,就只有一只浑圆的碧绿左眼,没有遮蔽在黑色绷布下,闪烁着妖异碧芒,身上更散发一阵阵腐尸味,纵使相隔老远,仍是清晰可闻。
  熟悉的形象,让人清晰回忆到在南蛮的那个晚上,这个黑袍怪人曾经出手,轻易挫败羽虹,那招「光明化劫手」是慈航静殿的不传之秘,之后蛇族覆灭,我们再不曾见到这个怪人,却知道蛇族之所以得到巨神兵的军事机密,全都是由这个怪人在暗中协助与指挥,却想不到他有这样大的来头。
  东海黑龙会之主,「黑龙王」黑泽一夫!
  黑龙王乍然现身,奇袭败杀加籐鹰,却把我方好不容易争取到的些许优势和信心,摧毁得蕩然无存;当最强者级数的领袖人物驾临,没有人认为我们还有胜算可言,唯一能争取的,就是保住自己卑微的性命。
  「波啦~~」
  劲风破空,大袖翻飞,平静海面骤然炸裂掀浪,一样东西从海水里头骤飞出来,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绳子给拖曳,朝黑龙王飞射而去,正是之前坠海、不省人事的邪莲。
  黑龙王并没有把人接过,而是用了魔法,让武间异魔、邪莲都漂浮半空;拯救完他的两名手下后,碧绿独眼望向天空,两道人影也由漆黑乌云中冉冉而降,却是之前打上天去的霓虹;穿着一身紧缚皮衣的羽霓,抱着昏迷过去的羽虹,不用问也知道胜负如何。
  加籐鹰伤重落海,羽虹被擒,我方只剩下一个阿雪还保有战力,形成了黑龙王单挑阿雪的局面……好家伙,这和全军覆没有什么分别?
  我逼自己维持理智,不被恐惧的情绪所征服,努力去思索、去想,回忆着我所学过的一切,想遍黄晶石中的每一项资料,尝试寻找生路,但不管是什么计谋、战术,都不可能弥补得了这么大的实力差距。
  「师、师父……」
  阿雪颤抖着声音,朝我身上紧靠过来,苍白的小手紧抓住我袖子,尽显出她心中的惧怕。这个傻丫头,明明力量比我强得多,却比我还要害怕,在这种关头,她下意识想要依靠的人却是我。
  但我能为她作什么?
  时间的流逝,像是一把无声的小刀,切割在我们的心上、身上,强劲海风与冷雨不住吹洒下来,让每个人都在忍受着刻骨的冰寒,这感觉诚然难受,但却比不上那股沉重的死亡压力;我们就好像脚下那艘逐渐沉没的破船,只能等待最终与最后的结局到来。
  不愿面对的东西,终于也来到。不晓得黑龙王用了什么方法,明明他与我们还相隔百余尺,但这艘不算小的军舰突然炸碎;就在一声轰然巨响中,我感到一股炽盛热浪迎面冲来,整艘军舰被炸成支离破碎,我胸口彷彿被十多个铁锤砸中,大口鲜血狂喷而出,跟着身体一片冰冷,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坠海。
  海水很冷,如果不做好保护,常人落海很快就会失温而亡。一段时间的海边生活,已经让我学到这一点,但我落海之后的第一个意识,却是马上挥手胡抓乱摸,想找到应该在我身边的阿雪,怎样都不想与她分开。
  没有找到。但是当我被水流冲力弄得浮出海面,冷得直打哆嗦的时候,一道邪恶而暗蕴杀机的碧绿眼光,已经定在我身上,让我剎那间由头直寒到脚,整个身体都寒毛直竖。
  纯出于生物的本能,我感觉到对方想取我性命,而且是那种恨我入骨,誓要杀我的深深杀意。我不知道为什么黑龙王恨我若此,虽然数得出来的理由就有十几二十个,但……没有机会再说什么,正当那只碧绿独眼中的厉芒,炽热得几乎要烧起来,死亡要与我错身而过时,一里外的海面突然有了变化,猛烈浪头掀天盖地,朝我们这边覆盖过来,浪头势道之猛,就连黑龙王也不及防範,被一个大浪当头罩下,虽然还没近身,就被他的护身气劲挡在十尺外,可是我却被大浪给沖激飘走,紧跟着,一个庞然大物在远处的海面出现。
  是巨头龙!
  这头自远古便悠游于东海的绝世神物,散发出的灵压,就与其庞大无比的身躯相同,并非任何人类能够相抗衡,即使是最强者级数也不例外。
  蓦地现身于海上,张开了深不见底的黑暗大口,巨量海水就随着它的张口而流涌,一吸一送,气吞天下。
  「哗啦~~~~」
  像是海啸一样的白色巨浪,蓦地沖天而起,化作一道无比暴力的海水帘幕,朝我们怒涌过来,当头罩下。
  无论是武间异魔、邪莲、霓虹姐妹,还是刚刚落水的我们,都在这一阵疯狂浪涛的袭击範围中,被强力海浪拍打出去。
  我连吞了几口海水,只觉得脑里天旋地转,恍惚间有一个东西在身边擦过,我伸手一抓,发现是一个人,曲线窈窕,是一具少女胴体,昏乱的意识不由得一喜。
  (抓到阿雪了……)
  海水仍是那么冰冷,但我心中却是欢喜悦乐,只要牢牢握着那只柔软的小手,就好像自己身在天堂。
  激烈波涛起伏,化作强力海流,将我们朝着远离现场的方向推去,速度极快,一下子就已经离开好远,加上天色黑暗,大雨倾泻,就算黑龙王有大海捞针的本事,也未必能够再拦截我们。
  在浪头起伏间,水性不佳的我满口鹹味,连吞着海水,只看见那艘段段破碎的军舰终于被海浪淹没,而雷电交加的闪光暴雨中,一个黑色的邪恶身影,任由浪头拔起得有若天高,他都稳立于巨浪之上,不动不摇,发出一声又一声愤怒至极的震耳啸声!
  这一战,我们损失惨重,原本到手的胜利果实,因为黑龙王的出现,尽数化为乌有;黑泽一夫的惊天邪威,给了我一个永不磨灭的记忆,但这时的我并不知道,相较于往后他所赐给我的东西,今夜……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