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赌城:”李樊婕说,“休息好,才能工作好。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大学生买内裤

时间:2018-05-16
大一那年迷上玩BBS…突然一个传讯映入眼帘…
「你想要买我穿过的内裤吗?」
向来好色的我也不禁一愣…天吶?!耍我吗?
忍不住也回了那人说:「妳是男的女的?」
一番对话后,才知她是个女生,18岁,一所知名的女子高中生。
在好奇心诱引之下,就约她在台北市市立图书馆见面交易。
那天是星期四下午约五点左右,她穿着她们学校的制服前来。虽然是清汤挂麵的髮型,但遮掩不住她那清丽的面貌。她的制服应该是订做的,因为她的身材充分表达出来。
她先带我到厕所旁的逃生梯,她问我愿意出多少钱买?
当时我只有两千元,于是我便出两千元。
她很爽快的答应了,我便给了她钱。
我就等她拿出她的小裤裤给我,谁知她居然叫我带她进去男厕所,因为她要把她身上穿的内裤脱下来给我。
我既惊讶也十分开心,因为实在是太刺激了。
她看了看我,在我的耳边小声的说:「你先去男生厕所看有没有人。」
奇怪了?!为什么要去男生厕所呢?当时的我并不了解,我问:「为什么呢?」
她娇媚的在我耳边细细的说:「难道你要人家在这里脱吗?」
原来她是要卖我她现在穿着的那条小裤裤。
「哇!这样的女生那里是甚么味道呢?是肥皂的香味呢?是人体的香味?还是淫臭味呢?」不知不觉的我竟幻想起来。
「快点去啦!你这样要人家等吗?」她的软语把我从幻想拉回现实里来。
我当然就去探勘场地了!发现四楼的男厕所空无一人,或许大家都去吃晚饭了吧。我看了看手錶,果然已经快六点了,我迅速回去找她,还好还在,不然就真的是做了场春梦!
我说:「四楼男厕所没人,妳快点去吧!」
她说:「你不陪我去吗?帮我把风呀!」
她不等我答话,就搂着我的手向男厕所走去。我的手不断碰到她的胸部,至少是C—CUP的胸部,不大不小,正是我喜欢的类型,心里想真是棒极了。
她四处张望了一下,迅速带我冲进了男厕所,幸亏没人不然这可好玩了!
她打开了其中的一扇门,走了进去,我站在门外以便把风,她突然抓住我拉了拉,示意要我进去。
我觉得奇怪,便问她:「为什么要我进来呢?」
她说:「你站在外面,万一有人进来,反而令人觉得奇怪吧?!」
我想也对,便跟她进去了。
不对呀!!!那她脱裤子的时候岂不是会被我看光!我一想到这,连忙转了个身,以免看到那就太不好意思了。还好厕所够大,不然两个人贴在一起还得了?!
正想到这里,她的动作一直碰到我,不过我还是不敢看她,深怕一转头就是那种画面。
突然她靠了过来,又在我的耳边说:「你好老实喔!」
霎那间我的脸都红了!
她接着问:「你要不要人家在内裤上留下那种液体呢?」
这…这真是有如霹雳一般!
答应了很不好意思,不答应又白白丧失掉。在恶魔的驱使下,我害羞的点了点头。
点头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弟弟似乎已经蠢蠢欲动了。
她又问:「那你想不想要看我自慰呢?」
「可以吗?」我用压低而沙哑的声音问道。
她用手拉我转身,一转身就看到她的眼神充满了妩媚,我的自制力也面临崩溃的边缘。
她稍稍后退了些,手伸往她那裙子下的神秘地带开始抚摸了起来。
我不禁也蹲下去,想要看仔细一些。
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内裤,剩下的因为裙子的关係看不到;但是她细白的大腿却是一览无遗,而且小腿和大腿的比例匀称至极。我看过许多腿,这种型的正是我理想中的美腿!
更令人兴奋的是她穿的正是当时十分前卫的泡泡袜!配合一双圆头鞋!正是日本女高中生的制服配备!A片里我最喜欢的正是女学生剧情的了!!!天吶!神呀请多给我一些钱好买下她吧!!!真是完美的女孩呀!
看着她在自己的私处游移,脸蛋越来越红润,真是美极了!她又解开她制服的钮扣,把手伸进去搓揉着自己的双乳。哇!她的胸罩也是白色的,而且还有蕾丝边的!不久她渐渐发出了淫蕩的喘息声。
此时我也看到她的白色内裤已经湿透了,变得略为透明。
她突然停了下来,我以为她已经觉得够了,準备转身让她脱下来给我,我站了起来,她伸出手拉着我,她的手指间还有些湿湿滑滑的。
她说:「你帮我安慰一下吧?!我的手昨天打球很酸了!」
我整个人也愣住了。
「快一点嘛!」她晃着我的手说着。
我的自制力完全崩溃,我温柔的向她靠近了些,伸手向她神秘的部位摸去。
我隔着她的内裤抚摸,其实并不十分湿润,可见她刚刚一定摸没多久,就直接伸进内裤里面去了,可见她的需求很强,但我仍然隔着内裤摸索着,因为内裤才是我的记念品。
她娇喘着说:「快!不要再吊我胃口了。」
我问:「那妳允许我做甚么呢?」
「你想怎样就怎么样吧!嗯…」
「可是我还是处男耶!妳愿意吗?」
「我也还是处女呢!嗯…可是实在是好棒!」她娇喘的在我耳边说着:「人家很想要嘛,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可是要温柔一点喔!人家怕痛。」
「真的?」我问道。
「你很坏呀,这种话还要人家再重覆一次吗,讨厌…」她语带娇媚的说。
「那我要开始了喔!」
「快点…」
我首先温柔的亲着她温润的双唇,双手摸着她那臀部,揽着她那纤细的腰际,心中想:着就当是一场春梦吧…
她细若无骨的双手抱着我宽厚的胸膛,我更加紧亲吻,只想保留这一刻,双手开始在她的臀部抚摸起来,慢慢地移向她的双峰…
由于之前她的自慰已经解开了两个釦子,我的手只能伸进一只,那只手便在她的胸罩上搓揉着她那不小的乳房,而另一只手只好搂着她的腰。
她的胸罩上面并没有许多的蕾丝,花样应该并不花俏。
很快的我便伸进她的胸罩之下,直接触摸她的双乳,她的皮肤很好细緻到了极点,乳头已经微微坚挺起来;我用指尖挑逗着她的乳头。
她停止了跟我接吻的动作,而準备解开她剩余的钮釦。
我制止了她,我说:「解开女生的衣服是男生的义务!」
我便帮她解开剩下的钮釦,此时才看到她的胸罩的样式,很朴素,但适合清纯的女生!
她的胸罩已经因为我刚刚的爱抚歪了一边,我索性将它拉上去,一边用嘴巴吸吮着,另一边则用手抚摸着她。
此时她用双手拉着我另一只朝她的私处前去,我也就隔着内裤抚摸着她的私处。
不久她的私处便有了反应,内裤开始变湿,她的呼吸声也越来越大声。
还好,还没有人进来,真是天助我也!
我停下了刺激她的胸部,因为半蹲的姿势实在是很累,于是我蹲在她的股间,掀起那一向熟悉的百摺裙,终于看见这次交易的商品。
那是一条白色的纯棉内裤,只有上面有一个小蝴蝶结。
我的手仍然在她的私处抚摸,她的双手抱住我的头。
她小声的说:「伸进去没关係!」话才说完突然她的私处的液体大增,沾满了内裤底端。
已经湿漉漉的了,我的战利品也终于完成了。
我也就乾脆从胯间内裤的缝隙伸进去,抚摸她的神秘地带。
整个湿淋淋的阴户被我的手探索着,我从未摸过女生的私处,所以我很仔细的摸着,但是因为一只手实在太慢,我就站了起来把两只手都伸了下去;一只从前面,一只从后面,摸着她的阴户跟屁股。
她紧紧的抱住我,亲吻我。
我的手为了回应她,就把她的阴户拨开,用另一只手玩弄着她湿润的阴道跟微微突起的阴核。
她再也受不了我如此的逗弄,拼命的要求着:「快点,我要,快嘛!」
这样的清纯女孩的要求,我怎忍心拒绝她呢?
我再次蹲了下来,把她的内裤脱到脚边,看到她那湿漉漉的阴户,呈现着闪闪发光的颜色,稀疏的阴毛沾着一点点的淫水,真是漂亮极了,忍不住摸了她那里一下,或许是没有心理準备吧?!她竟然哼了一声很大声。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走了进来,我正惊讶于那人跑了进来,但是他似乎并未发现,而她却似乎一点也不知,闭着眼睛仍在享受着那份快感。
唉!管他那么多,继续做吧!
我帮她完全的脱下她的内裤,十分珍重的放进了我的背包。
当我再转身的时候,她又抱住我,问道:「换我帮妳服务吧!」
不等我回话,她伸手摸向我已经涨大的家伙,我也不甘示弱,也摸着她湿淋淋的神秘地带。
她伸进我的外裤中,隔着内裤挑逗着我的阴茎,她蹲了下来,把我的内裤和外裤一併脱下,我涨大的阴茎完全呈现在她的眼前。
「天吶!这么粗呀!」她如此说道。
接着她张开她的嘴巴,吸吮着我的龟头,她用舌尖弄着我的马眼,含住我的整个龟头。
毕竟我还是处男,一个控制不住便射了出来,完全射进了她的嘴巴。
「吐出来吧。」我这么说着。
她「嗯」的一声,点了点头,便吐了出来。
我把她扶了起来,再次亲吻她,用舌头舔乾净她的嘴内的一切。
我把她温柔的压向墙壁,我也蹲下来舔着她的花朵,而且逐渐加强速度和力道。她的私处又再次流出淫水,我也将它一一吸了下去,其实也蛮有另一番风味。
我将她的脚放到我的肩上,如此我可以舔的更加深入。
我站了起来,将她的细脚放到我的腰际,用手肘压住,手则在她的大腿游移。
我把我坚硬的家伙沾满了她的淫液,顶住她的花心,準备进攻。
「妳準备好了吗?」我问道。
「嗯…」她娇滴滴的点了点头。
「那要开始啰。」
我的家伙开始向她的阴道插入,她的表情出现了疼痛的样子,但她仍努力的忍受;我大力的用屁股一送,深深地插进了她的阴道。
此时她的下体也流出了血,真的是处女。
我为了使她忘记疼痛,压住她脚的手,积极的挑逗她的大腿,而另一只手搓揉她的乳房,嘴巴亲吻着她的唇,她的脖子。
她的表情也渐渐的舒缓,而转成享受的样子。
由于只有一只脚被我抬起来,我的阴茎只能刺激到一部份而已,所以我也将另一只脚抬起来,让她靠在墙壁上,我的双手刺激着她的阴户、阴核、阴唇、肛门、阴道。
尤其是肛门跟阴道,她十分的敏感,摸她的肛门时,她虽然小声的说:「不要,那里会臭。」
但是一当我摸的时候,她膛内的淫液马上大增,还不断发出娇爽的声音。而我的阴茎插入阴道,也有时将手指伸入,她虽然痛,但是也十分爽。
这女孩该不会也有被虐的倾向吧?!
由于这种站立的姿势很花体力,我虽然感觉到快感,但却一直达不到射精,而她的淫液已经从穴内不断滴到她的大腿上,也沿着我的阴茎流下来。
我猛力拼命的快插,她的叫声也大了起来,我赶紧亲吻她,以免被人发现。
不一会儿,她便说她要高潮了,我加快抽插的速度。
她细白的双脚紧紧的缠住我的腰,我也感应到这样的快感。
更加努力的插入,一阵的快感冲向脑际,我们便都达到了高潮。
我强而有力的精液射在她温暖的腔膛内,她也流了不少的淫水出来。
两个人都几乎无力,我缓缓的放了她下来。
她倚靠在墙壁上,下体除了血,还有我的精液及她的淫水;我拿了卫生纸把她的身子擦乾净后,才擦拭自己的炮管。两个人的生殖器都红红肿肿的,毕竟还是第一次嘛!
我帮她整理整理了衣服,她实在是很累,所以我帮她穿衣服很麻烦。
我问:「妳有带内裤吗?」
她摇摇头。
难道她想这样子回家吗?我迅速的溜到外面,确定都没人了才带她出来。
我俩都还饿着肚子,我带她去夜市吃饭,当然也买了内裤。
临别时,我请她做我的女朋友,她并未答话。
我问她可以再见面吗?她只要了我电话,说:「随缘了!」
也许真的只是一场美丽的绮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