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赌城:(实习编译:王珠审稿:朱盈库)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三十一集  第一章 陷阵对决

时间:2018-07-12
法斯特历五三九年十一月十七日,清江州。
  被低矮的山丘和辽阔的大河围绕起来的一大片平原地带,无数的法斯特士兵在疯狂的吶喊,在忘我的厮杀,刀与剑不断发生猛烈的撞击,空中掠过一道道的闪电和火焰,伤亡者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交织成一副血火的地狱。
  经过开始一段时间的混乱之后,鹰扬军团的士兵在他们的军团长海鹰扬亲自指挥下,终于组织起有效的队伍,将突入他们阵中的叶天龙和龙灵儿以及甲冑骑士团团包围起来。
  身边的甲冑骑士人数虽然在慢慢的减少,但是叶天龙和龙灵儿却是越战越勇。
  叶天龙身上的盔甲上沾满了敌人的鲜血,他的双目之中燃烧着黑色的火焰,尤其可怕的是他手中那把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天魔圣剑,因为吸取了太多人的生命和鲜血,现在剑尖上爆吐着三尺长的黑色剑芒,每一次的挥出,必定会吞噬掉许多生命。
  而一直跟随在叶天龙身边的龙灵儿,黑色的披风也早已被鲜血打湿,但是身上那副五彩的衣甲却依然艳丽夺目,不断发出的强劲龙气,使得她身边的空间充溢着晶莹的波光。
  灵活无比的身形、凌厉无比的攻击,让龙族的美少女在一刻起,成为鹰扬军团众多将士心中永远的梦魇,即便是在战斗结束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一提起这个身穿五彩夺目衣甲的美丽少女,鹰扬军团的士兵还是忍不住一阵心寒和发抖。
  杀的性起,叶天龙一边奋力挥剑攻击,一边忍不住胸中充溢而出的兴奋和无边的杀意,张口发出长啸,与之心灵相通的龙灵儿也几乎同时发出了震天的龙吟。一个声音雄浑中带着睥睨天下的傲气,一个声音清越中充满了无比的威势,两者交织在一起,浑然成一体向战场的四方传去,高亢处直冲九霄云外。
  当头疾冲而来的一队鹰扬军团骑兵,被这震撼心魄的声音一冲,无不感到脑门欲裂,手脚发软,而他们胯下的战马几乎同时四脚一软,战战兢兢的扑倒在地,烟尘飞扬,人马的悲鸣声随着翻滚不断传来。
  「简直就是可怕的恶魔,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
  看到叶天龙和龙灵儿联手製造出来的如此震撼心魄的气势,即便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也不禁感觉到一阵心寒,尤其是叶天龙那种睥睨一切的气势,在他们的心中种下了不能也无法抵抗他的念头。
  甲冑骑士在叶天龙和龙灵儿的带领下,狂野的向前冲杀过去,面对如此强悍可怕的敌人,心寒胆颤、手脚发软的鹰扬军团士兵无不本能的走避,那情形有如波开浪裂,当者披靡。
  站在塔楼上指挥军队堵截和迎战叶天龙的海鹰扬对于自己部队的表现,不禁连连摇头苦笑。不过,现在他的心中,对于叶天龙此刻的惊人表现,也忍不住暗自讚歎。
  虽然海鹰扬和叶天龙的接触不是很多,但是每一次的接触,都让他对叶天龙有了不同的认识。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叶天龙,已经完全超过了他的想像。如果说以前他从心底看不起这个好色的无赖男子,认为他根本不配作自己主君尤那亚的对手,但是现在他已经十分确定,眼前这个风评极差的男人,绝对是自己主君最强大的敌人。
  想到这里,海鹰扬更加坚定了一个念头,必须在这里把叶天龙除掉,如果放过眼前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他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旗号挥舞,层层的队伍按照海鹰扬的部署,不断压过来,在叶天龙前进的方向上布下了严密的阵线,刀山枪林,明晃晃的耀人眼目,同时,魔法士也开始在预算的路线上準备魔法阵。
  叶天龙和他的甲冑骑士连闯了数道阵线之后,居然开始改变方向,队伍旋转着避开了海鹰扬部署在前面的厚实阵线,在鹰扬军团的整个战场上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再一次打乱了海鹰扬的计划。
  「该死的,居然不是突围。」
  海鹰扬一下子便意识到叶天龙的这一次行动,仅仅是一次突击而已,并不是他刚刚所判断的那样,叶天龙带领人马出阵是为了柳琴儿的大部队汇合,再里应外合打破他对清江大营的攻击。
  当下,原本在高高塔楼上指挥的海鹰扬下了塔楼,跃上战马,带着手下的一队亲卫魔剑士,向叶天龙的方向疾驰而去,同时塔楼上的指挥旗号开始不断的变化。
  「那个混蛋到底在什么地方啊?」
  一边用力咒骂着,鹰扬军团的头号勇将博加德一边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博加德已经在战场上寻找叶天龙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和叶天龙对上手。对于叶天龙敢亲身带着甲冑骑士冲阵,他也十分佩服叶天龙的勇气,但同时也越发激起了他打倒叶天龙的慾望。
  「将军,他好像又向这边杀过来了。」
  跟在博加德身边的骑兵抬起头来,看了看高高挂在指挥塔楼上的战旗,显示敌人行动方向的战旗正慢慢移向他们的方位。
  「太好了,这样的一个大功劳,我们可不能让它白白溜走……」
  话还没有说完,本阵前面的士兵一阵喧哗悲叫,烟尘滚过,叶天龙和龙灵儿带着甲冑骑士出现在距离博加德不到一百步的地方。
  「叶天龙,你快下马就擒,不然的话,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博加德大叫着,策马冲过去。但是他身边的一名副将抢在他之前,跃起菊花青色的马迎向了叶天龙。这个副将也是相当有武勇之名的骑士,他手中那把十字长枪曾经饮过不下百名敌人的鲜血。
  「无名小卒,死!」
  叶天龙根本没有作势,手中的天魔圣剑向前挥出。
  黑色的雷电在众人的眼前掠过。副将的十字长枪分崩碎裂,接着是他整个人和胯下的战马一起成为两半。一分为二的骑士和他的战马还向前冲了几步,才猛的分向两边倒下,人和马的鲜血有如喷泉般的冲向四周。
  看到自己手下一个实力不俗的副将居然连一招都没有走过,便在叶天龙的剑下送了命,博加德不禁心中一紧,眼神开始收缩起来。而他身边的士兵则在血雨的笼罩之下发出了一阵惊呼。
  「叶天龙,你纳命来吧!」
  猛的吐了一口气,握住武器的手臂上显出用力的肌肉线条,博加德像是为自己打气鼓劲一般的大叫着,驱动胯下的战马向前疾冲。
  感受着迎面扑来的强大劲风和潜力,紧张和兴奋交织在一起的心情,让博加德的气势更加高涨,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劲气甚至鼓动了他周边的骑士一同发出近乎疯狂搏杀的吶喊声,熊熊的战意从他们的心底燃烧起来,驱走了心中原本的害怕和恐惧。
  但是勇气如果没有相等的实力来帮助,那就会演变成一场可怕的悲剧,博加德和他的骑士这种行为是值得讚赏的,可惜因此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高了。
  高速突进的叶天龙,手中的天魔圣剑不断幻出死亡的黑光,破空的锐利鸣声直透心腑。而落后他半个马身的龙灵儿,在天魔圣剑的黑色剑芒遮蔽之下,纤巧的身影突然腾空而起。
  一马当先,跃马突进,全神贯注于叶天龙身上的博加德,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条修长的大腿,雪白晶莹近乎透明的肌肤,圆润丰盈,没有一丝的多余线条,而包裹着秀美小腿的黑色长筒战靴却透出了无边的杀意。尖尖的战靴头部向上勾起,呈现出一道美妙又充满了危险的弧线。
  「好漂亮的大腿啊……」
  本能的第一个反应,博加德是发出了由衷的讚歎,由腿及人,想来这一条大腿的主人一定也是一个绝世的美女。但武将的本能却在同一时间提醒他,这一条近乎完美的大腿充满了无比的危险,而且这个危险将直接关係到他的生命。
  口中厉声怒吼着,博加德手中的武器在身前划出了重重的网影,不断涌溢出来的如山潜劲在他的身周布下严密的防御网,但这一切均毫无意义。
  护身的真气没有丝毫的防御作用,被强劲的龙气一沖即散,接着美丽纤巧的身影佔据了博加德的视野,五綵衣甲包裹下的玲珑娇躯固然曼妙无比,但身后那一袭闪动着奇异血红色的黑色披风更是有一种震撼心魄的力量。
  黑色的靴尖在博加德的眼睛中无限的变大,直至完全佔据了他的视线,接着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脑门处急速向全身蔓延。
  在彻底失去意识的剎那,博加德的心中突然闪过了他不久前从武安带回来的那个小妾,她也有一双让他激赏又兴奋的美丽而秀气的修长玉腿,瞬间,心目中的幻影和眼前这一条玉腿重叠了。
  「再也没有机会抚摸那一双美丽的大腿了……」
  意识涣散之际,博加德嘟喃着,但从喉咙处涌出来的,却是浓浓的血泡。
  龙灵儿一足点在博加德的战马马头上,高速冲刺的战马发出一声震天的烈鸣,居然无法再前进一步。而她另外一只脚的靴尖,轻灵巧妙的穿过了博加德布下的严密防御网,吻在了他的额头上。
  博加德仰面倒下,口中喷出了大块的鲜血,当他从坐骑上滚落的时候,龙灵儿已经借力再次飞身而起,有如穿花的蝴蝶,自由轻灵的飞翔在鹰扬军团骑士的刀丛枪林,四肢美妙的伸展舞动,惨叫声中,骑士落马的沉闷撞击声接二连三。
  而此刻叶天龙也早已冲进了骑士的阵容之中,天魔圣剑舞出死亡的图案,黑色的闪电穿行盘旋之间,鲜红的热血四下飞溅,身披盔甲的骑士重重的从战马上栽下来,失去主人的战马悲鸣着跑开。
  奔涌流淌的热血,一接触到地面,就被吸收殆尽。那情形,就好像是大地张开它的嘴巴,贪婪的吞噬着战争奉献的生命和鲜血。
  博加德的将旗倒下了,本阵被冲垮了,余下的士兵惊恐的掉头逃跑,却不想这样的结果,反而使得甲冑骑士更加方便的从后面将他们一一斩杀。
  刚刚冲过了博加德的本阵,数道闪电和火球同时从前方的地上猛然飞起,锁住了正在鹰扬军团将士上空自如的腾挪飞跃的龙灵儿。
  轰隆的巨响声中,庞大的龙气猛然向西面八方溢散,高速流动的空气发出穿耳刺脑的锐鸣声。
  看着轻灵的美丽少女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五彩的弧线,毫髮无损的重新落回到她的坐骑上,发出强势魔法攻击的魔剑士们不禁产生出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就连主导攻击的海鹰扬也心中闪过惊骇的感觉。
  殊不知他们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女拥有天生对魔法免疫的龙族血统,除了龙族的禁咒之外,大陆上是没有任何的魔法攻击可以伤害到她的肉体。
  几乎是错愕之间,叶天龙已经到了海鹰扬的面前,突前的两个魔剑士发出的强大暗黑攻击波对于天魔圣剑的剑芒来说,简直就是没有意义的存在,甚至反而是助长了天魔圣剑的剑芒威力,倒捲的攻击波一瞬间便让两个强大的暗黑魔剑士全身爆裂而亡。
  「叶天龙,我来取你的性命了。」
  终于,俊美之极的海鹰扬出现在叶天龙的面前,一身漂亮的铠甲,一匹神俊无比的高头大马,即便是杀机满盈,但却是有着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动人风姿。
  两个男人面对面的端坐在战马上,一个拥有霸王般的无敌气概,一个拥有俊美的令人不忍动手的气质风标,似乎是彼此在欣赏对方一般,只有潮水般的杀气在两个人之间流动,越来越强,越来越强。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先出手的,两匹战马同时向前跃出,开始冲刺。急速舞动的漩涡带起了强烈的旋风,如山的劲气若水面的波纹,猛烈的推向四面八方。
  黑色的剑芒在半空中不断闪耀,每一次的跳跃闪动,都可以听到空气发出的爆裂声。而海鹰扬则是以一排的连环波形闪电作为攻击的先导,随后亮银色的战戟有如巨龙出海,搅起漫天的狂涛。
  战马交错而过,短短的一个回合,叶天龙和海鹰扬交换了十下的攻击。叶天龙的披风右肩被划破,海鹰扬的头盔上出现了一道裂痕,但是谁也没有受伤见血。
  冲过三十步之后,两个人重新掉转了马头,没有丝毫调匀呼吸的机会,马上就发起了下一次的回合。
  亮银色的战戟搅动整个空间的气流,在以海鹰扬为中心的三丈方圆内,空气成为凝固的能量,每一丝、每一缕都具有了万钧的重量,那种感觉只有身在其间的人可以感受的到,只要有丝毫的破绽露出,全身就必定会被压迫至爆裂。
  对手越强,叶天龙心中的战意就越发高涨,天魔圣剑也似乎有了自我的意识,焕发出炽烈之极的黑色光芒。那种极致的暗黑之色,看一眼就似乎要将整个心神吸走,带给旁观者的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战悚、心灵至深处的恐惧。如果是意志力不够的话,可能看一下就要整个人心神崩溃了。
  「杀!」
  两个男人同时发出了震天的怒吼声,似乎连天地都为之一抖。
  海鹰扬连人带马化为一团亮银色的光球,直接撞上了叶天龙用天魔圣剑的黑色剑芒组成的死亡之影。
  这一瞬间,整个战场都似乎变得安静下来,甚至连时间也在此刻停滞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两个人的战斗,即便是远处看不到这边情况的将士,也被一种难以言状的感觉笼罩。
  轰的一声巨响,烟尘沖天,四下溢出的劲气形成了狂暴可怕的旋风,地上的沙石溅起老高,打在周围观战将士的护甲上发出一阵噹噹的响声。
  烟尘落定,两个人的身形重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叶天龙身上的披风早已粉化不知去向,就连衣甲也出现了好多处的破口。
  而与叶天龙比较起来,海鹰扬的情形就更加难看了,头盔碎裂,黑髮披散,俊美如玉的脸上苍白一片,薄薄的嘴唇边甚至还可以看到一丝淡淡的血迹。更为严重的是,海鹰扬手中的那把战戟已经断裂,尤其是前面的部分,可以用碎裂两个字来形容。
  两个人用的都是绝技,寻求的是一击必杀,本来也是相差不大的,只是海鹰扬吃亏在武器上面,因为叶天龙所使用的天魔圣剑是比海鹰扬手中的战戟高出很多等级的神器。这把魔神使用的神器,其威力就连天神也要为之忌惮,当全部威力释放出来的时候,对于海鹰扬手中的战戟来说,是根本无法抵挡的冲击。
  如果海鹰扬的战戟不碎裂,那么他所受到的伤害还会更大,但毕竟他的战戟也是一把神兵利器,因此在天魔圣剑的冲击之下,以自身的毁坏保护了主人。再加上海鹰扬身上所穿的铠甲是同样有着神器之名的亚里多德铠甲,同样可以发挥出抵御神器威力的作用来。
  可即便是这样的双重消弱,但海鹰扬的内腑还是受到了轻微的伤害。
  看到这样的结果,龙灵儿振臂一挥,所有的甲冑骑士高声喝彩,士气更是大幅提高。而海鹰扬的部下则有些垂头丧气之感,连他们视为神明的主帅居然也会败在叶天龙的剑下,斗志自然是随之下沉。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没有等到叶天龙开口说话,海鹰扬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这一下,非但叶天龙和龙灵儿他们感到莫名其妙,就连海鹰扬的部下也不禁有些目瞪口呆,难道是自己的主帅因为平生第一次的败落而神智有些迷糊了吗?
  「叶天龙,你现在还不速速下马就擒。」
  有所惋惜的看了一眼只剩下半截的战戟,海鹰扬提高了声音对叶天龙说道。
  放眼望去,不知何时,在他们的外围远处,一支弓箭手部队已经被调集过来,正以偃月的阵形正面摆开,无数枝闪着寒光的利箭,都瞄準了叶天龙和他身后的甲冑骑士。而且,在弓箭手的阵线后面,更是一个长枪组成的枪林,可以说完全将叶天龙他们前面的道路封锁。
  现在轮到海鹰扬的部下发出震天的喝彩声和吶喊声了。他们主帅的这一手实在是太高明了。大批弓箭手的出现,非但沖淡了叶天龙战斗获胜所获得的优势,还一举扭转了不利的局面,让双方的士气发生了改变。
  「如果你不下马就擒,就必将被乱箭射死。」
  海鹰扬有些得意的微笑着,完全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因为在叶天龙和甲冑骑士的后面,鹰扬军团厚实的重装步兵阵线也正在慢慢的向这边移动。
  海鹰扬和叶天龙的对决,无论成败,都是对他十分有利的事情,因为至少他已经把叶天龙他们拖住了,为他的部队组织包围圈获得了宝贵的时间。直到这个时候,海鹰扬的部下才真正明白到自己主帅的每一个行动,都是有着惊人的算计。
  「你的确是一位非常值得尊重的对手,不管是武勇还是战术,都让人歎服。老实说,你亲自带队冲击我的阵营,还真的差点就冲破了我的阵线,但是你最大的缺点,也就是在于你的好斗之心。作为主帅,你实在不应该亲自带队突击的,亲身陷阵是兵家的大忌啊!」
  也许是心情大好的缘故,海鹰扬难得的为叶天龙分析起来。而他这样的话,无形之中进一步打击了叶天龙身后甲冑骑士的信心和勇气。
  「前后无路,所以,现在你要是再前进一步的话,你的脑袋就要留下了。」
  「我的脑袋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就来拿吧!」
  叶天龙没有出现海鹰扬意料之中的慌乱,望着海鹰扬朗声说道,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战场上所有的人都听得到。镇定有力的话语之中,流露出来的那种无所畏惧的气概和莫名的力量,顿时稳定了手下甲冑骑士的斗志。
  「没有一个人,可以阻挡我的前进。」
  一边说着,叶天龙举起了手中的天魔圣剑,剎那间,黑色的剑芒暴涨,剑芒的周边围绕着血红的火焰,直冲上空,他的双目之中,更是射出了黑色的寒光。
  似乎是应合叶天龙的举动,空中突然一暗,接着瞬间爆发出极度的亮光。那亮度耀目之极,恍如有上百个太阳同时在发光,剎那间,所有的人都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亮光的时间很短,但是留下的后遗症却十分显着。尤其对于那些需要目力的弓箭手来说,本来他们是全神贯注的盯着叶天龙他们的,被这样强烈的白光所照,眼中现在除了不断闪耀的白光之外,已经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杀!」
  叶天龙的一声令下,龙灵儿和甲冑骑士齐齐吶喊,呼啸着冲杀过去,虽然他们的眼中也还残留着白色的光斑,但是机会难得,鹰扬军团的弓箭手射出的箭雨已经毫无方向感,杂乱无章的箭雨几乎变成了漫射,甚至连力度都差了很多,根本无法对他们产生致命的伤害。
  好不容易部署起来的队伍,却被叶天龙如此一下便打乱了阵容,海鹰扬的愤怒是可想而知的。
  但是同时,他也不禁暗自心惊,以刚才这一下的眩目术而言,即便是最强大的策法师也是无法做到的,难道叶天龙已经突破了人族天生的限制,达到了一个武者梦寐以求的天神级别了吗?
  其实就连叶天龙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的举剑向天,居然会有这样的效果出现。但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现在鹰扬军团的士兵已经被他所展示出来的威势,压制的失去了与他战斗的信心。
  他们一边胡乱的放着箭,一边则纷纷向两边躲闪,就这样,让叶天龙和他的甲冑骑士闯过了弓箭手的阵线。现在,在叶天龙一行人的前面,只有一道由长枪手组成的防线,只要再冲过去,就将顺利返回清江大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