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赌城:”  这两场展览的主办方都不是国内博物馆,前者来自大英博物馆,后者来自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被国小学生骗喝泻药无力反抗

时间:2018-09-13
周二的晚上凉风徐徐,我甩了甩长长秀髮,去姐妹家帮忙带小孩。「因为我要跟我男朋友出去约会所以帮忙带一下我姪儿啦!」我姐妹这样拜託我,想了想:「恩…我帮她带小孩到十点,还可以顺便跟人家约好去夜店。」于是那天穿了黑色洋装中间扣个金色腰封,穿着双黑色吊带网袜,踏双黑色玫瑰高跟凉鞋,就骑车去姐妹家了,反正是去带小孩不会有危险,也懒的带电击棒了。
姐妹的姪儿原来是个卷髮小男生正在念小六,看到我进门,乖乖的喊了声:「姐姐好!」我甜甜一笑:「好乖喔,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瑞才,请问姐姐叫什么名字?」
「我叫凯婷,要记好喔。」摸了摸他的头,姐妹过来跟我打招呼:「ㄟ凯婷啊我下次一定请妳去吃东区那间下午茶,谢谢妳今晚帮忙啦!」
「唉唷三八捏,现在帮妳以后也会换到妳帮我啊。什么时候回来?」
「10点半之前一定回来」
「嗯嗯要快喔我想今天早点去Babee18排队。」
「知道啦,掰掰!」说完她就跟男友出门去了,留下我和小瑞在家看电视。
就这样,我坐在沙发上打简讯上facebook,小瑞则盯着电视看电影,说是带小孩其实到目前为止都很轻鬆,我甚至把两只穿着高跟鞋的脚都抬上沙发靠着。过了没多久,「凯婷姐姐~~~~」小瑞回过头喊了一声:「电视看完了好无聊喔,等等…ㄟ?」话还没说完他突然盯着我的一双网袜腿看了许久,我正纳闷他怎么了的时候,才缓缓的小声说:「凯婷姐姐…妳的腿…好长,好漂亮喔。」说完头就低低的好像是害羞了。(小色狼,呵呵)我看到国小生这么可爱的样子,不禁笑了两声:「嘻嘻,小瑞啊,年纪这么小就喜欢看女生的腿喔?这样子不可以喔!」说完还捏了他的脸一下,这下子他脸更红了,站起来说了句:「我要打给我同学!」就咚隆隆跑上去房间,我ㄧ人乐得清闲的自己也拿起遥控器来转啊转台的。
过了十分钟小瑞跑下来:「凯婷姐姐!我有两个同学等等要过来找我喔!」
「这么晚了可以吗?」
「放心啦他们都有跟家人报备了!我等等带他们上去不会吵妳的。」
「嗯…好啊,那我先坐在这看电视唷。」三个小男生在房间玩在一起那我简直可以提早偷偷溜走了,有何不可?过了一会,门铃叮咚了一下,小瑞出去把他的同学带进来经过客厅介绍我给大家:「这位是我姐姐的好朋友,凯婷姐姐。」我眨了眨大眼微笑着看了看他们,一个男生挺高的另外一个身材中等看来呆呆样子,小瑞的朋友果然都是些呆呆小男生,我注意到他们两个才踏进客厅眼睛就像是被磁铁吸住一样直直盯着我深V的乳沟和穿着网袜高跟鞋的一双腿,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做都瞄。
「凯婷姐姐好~~~」两个小朋友异口同声跟我打招呼,然后碰碰碰都跑上楼去。我继续传简讯看电视等等就要準备出门去夜店。
就在我起身要偷溜走的时候,小瑞的声音从楼梯传来:「凯婷姐姐!」然后随着三个小男生跑下来端上一杯百事可乐:「阿达刚刚来找我的时候路上买了可乐要给我们喝。」看到了冰凉的可乐,正好自己也有点口渴,去夜店之前先喝点东西好了,我于是玉唇微开露出可爱笑容对阿达娇滴滴说了声:「谢谢唷!」还用眼神电了他一下,看着他紧张的左顾右盼的样子,(小男生都好可爱,这样子逗他一下就害羞了)一面把百事可乐咕噜咕噜都喝了下去,「冰凉乾爽真好喝,谢谢你们喔小瑞和小瑞的朋友。」我转身收拾小包包,把网袜拉紧,整理好小黑洋装,又看了一下下电视,準备要出门。
就在这时候突然「嗝~~~」一连串奇怪的声音在我肚子里大张旗鼓,我眉头轻皱(奇怪?),还没意会过来怎么回事,又是一次连环的「嗝~~~~」还夹带着想拉肚子的冲动,我赶紧一手按住金色腰封,一手扶在沙发上,希望只是错觉。「嗝!!嗝嗝嗝嗝~~~」这波更严重的腹鸣声还伴随着剧痛以及全身想一泻千里的抗议,让我马上易识到自己快拉出来了,赶紧回头问小瑞:「小瑞啊,洗…洗手间在哪…里呢?」
「姐姐妳怎么了?」
「没…没事,呃…快告诉我…呃…洗手间怎么去…」
「走廊到底就是噜。」
「谢谢…」我右手按紧肚子试图撑住最后一道防线,脚步加快的朝厕所跑去,高跟鞋「喀喀喀喀喀喀」的在走廊急行的声音格外的刺耳,转进了厕所我马上「碰」一声关上门,连锁都没来得及顺手按上,翘臀一口气跌在马桶上,「呼噜噜噜噜~~~」的开始疯狂洩出。说也奇怪,越是拉的越多就感觉到更多的在后面等着解脱,我只好不断的用腹部使力,使力,再使力,情况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严重,「呼啦啦啦啦啦啦~~~」的继续惨拉,(呜…怎么会这样?讨厌!整晚都好好没事的啊!这样要怎么去夜店啊?)心里一面烦恼一面止不住的继续狂拉猛泻,结果只能耗费全身的力气集中在腹部,才过五分钟,我已经全身快虚脱了。
「扣扣扣」敲门声透过外面传来,「凯婷姐姐?」是小瑞的问候声。
「嗯…嗯?」我有气无力的回了一下。
「妳…妳还好吗?」语气中带着担心。
「嗯…我没事…让姐姐…先单独一下好吗?」
「喔喔!」
听到外面没了声音之后,我又使紧了仅存不多的力气,想把那附着在胃部的痛楚随着已经只剩下水的粪便给一次排出,无奈,「呼隆隆隆隆~~~~」「稀哩哩哩哩哩~~~~」这样下来一点用都没有。终于,我全身力气都拉光光了,再也使不上一丝丝力,马尾头一仰,两腿一软,双手一垂,整个人瘫坐在马桶上大字型的仰天喘气,(惨啊…这下连站起来都没有力气,还想去哪啊…)。
「扣扣扣」外面又传来了敲门声,我已经连回话的力气都没有,「扣扣扣」又来了一次,然后,门被推开了,小瑞和他的两个朋友站在门口朝里面看过来。
「小瑞,你的凯婷姐姐死在马桶上耶」
「对啊对啊,还是大字型全躺喔,呵呵呵…」
「她好像已经完全没力了耶,你看,手开开脚开开的,那个泻药真的好用耶」
「嘿啊,喝一点点就挫的要死了她还整杯喝掉,够她拉的了啦,哈」
「那么,拐骗大姐姐计画大成功!YA!」
我的天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刚刚喝下那杯百事可乐是被他们给参药了?难道这几个死小鬼早就已经有预谋要设计我?是什么可怕的泻药,药力这么强?之前已经轻估了国小小朋友一次,我怎么这么笨,又再上当?
「凯婷姐姐…」小瑞蹲下来,上下打量着气力用尽,小嘴半开喘息的我,「我看到妳腿这么长胸部也这么大,好想摸摸看,可是想不出其他办法,只好打电话给同学请他们想办法。」
「……..」
「妳真的脸蛋好可爱,假睫毛贴的好漂亮喔,」
「…….」
「看看这双美腿,还穿着吊带网袜,跟上次阿达他看的写真网站里面的女优一样的打扮耶,妳是穿来要引诱我的吗?」
「…….」我半点回嘴的力气都没有。
「嗯…」小瑞把手凑上来摸着我的脸,像是在把玩一样艺术品,然后转头对他两位朋友说:「凯婷姐姐已经拉肚子到虚脱了,看你们要干吗都可以了。」
两个小朋友一拥而上,阿达一把抓住我的衣服又揉又搓我的乳房,另外一个小健蹲下去抬起我的网袜细腿:「真看不出来一个小姐姐会有这么修长的美腿耶。」
「我告诉你,我才看不出来呢这么漂亮的女生竟然把整个马桶拉的这么臭!」
「把马桶沖掉啦。」小健按下沖水钮,和阿达合力一人抓住一腿,把我硬生生拖出洗手间,我就这样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任由他们拖着我经过整条走廊,放在沙发上。(救….救命….不要啊….你们这几个小鬼….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大姐姐奶子好软喔」阿达又是搓又是挤,还把脸埋进我的乳沟里转啊转,大口吸气。小健则脱掉我的玫瑰黑高跟鞋丢在一旁,抓着我的脚拇指开始吸吮起来。
「….嗯哼….嗯哼…..」虽然没力说话,我的嘴却开始吐出呻吟的气音。
「大姐姐好像喜欢被舔脚趾耶」语毕小健吮的更大力,舌头还绕着我的脚拇指打转,用舔冰棒的方式吃我的脚。
(天啊…住手…好噁心…)我不由得心中哭叫。
「大姐姐妳奶子也跟成熟女人一样大吗?」阿达解开我的腰封,从洋装侧边拉下拉鍊,把我上半身衣服整个打开,袒露出黑色胸罩在他眼前,「好美的内衣喔,小瑞你看」
「嗯,釦子在后面,我帮你一起解开」两人把我翻过去,研究了我的内衣釦子好段时间,接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又扯又拉的终于弄开。看着头朝下趴在沙发上的我,小健两手摸上我的吊带网袜,解开,然后褪到小腿上:「大姐姐内裤也是黑色的耶,脱掉,嗯~~~屁股粉嫩嫩的好光滑喔」说着说着手就插入我的股缝,然后慢慢移往我两腿之间,在我的粉穴外又搓又蹭。
「唔….呜嗯嗯….啊….啊…」
「凯婷大姐姐,我第一次看到女孩子脱光光耶,今天好开心喔」
「呃….嗯哼….嗯….啊….啊….喔….」
「来玩她的手手!」阿达说完,脱下裤子,把柔软的小鸡鸡放在我手中,用他的手握住我的手然后帮他上下套弄起来。随着我的手掌摩擦速度越来越快,他的老二很快就从小鸡鸡变成大老鹰,最后整支完全勃起在我手中,他似乎陶醉着这种感觉,强握我的手弄着自己的鸡巴又套又摩,还不断的说:「哇…哇…大姐姐的手是不是有在擦乳液什么啊?触感好滑好嫩喔!」
小健这时候手指也已经完全包在我的鲍鱼唇里,他兴奋的一边喘气一边在我下面又进又出玩起我来,「啊…啊…喔喔喔…啊…嗯….啊….」我的身体诚实的背叛了我的意志,蜜汁开始渐渐渗出,流满大腿,沾的他手上全都是,手指像是什么按摩棒还是尖尖的东西,一来一往,一来一往的插进来,抽出去,插的我娇喘连连:「啊…啊…喔…啊啊…咿….咿咿…」
「凯婷大姐姐我想亲亲看妳,可以吗?」小瑞在旁边看的终于忍不住,把我的头转过来朝着他,一嘴就亲上来,不熟练的嘴唇先是在外面贴着我的樱桃小口又摩又转的,后来抓到诀窍以后他的嘴唇撑开了我的口,舌头正式进攻入小嘴裏,紧贴着我的舌头又是转圈圈又是用唇吸啊吮啊舔的,另外一只手还握住自己老二打起手枪。
阿达把我全身脱光光以后霸住我的手不放,成为他专属的手枪机器,左手套弄完换右手,小健则也脱下裤子,大声说:「谁要先来干凯婷大姐姐??」
「我!!把她骗到拉的没力的主意是我出的」
「是我先啦是我打电话叫你们来的说我家有个美女姐姐的耶!」
「不然我们猜拳,剪刀,石头,布!」
小健似乎猜赢了,把头凑过来看着我笑笑的说:「姐姐我第一唷!」
「……」
「嘿嘿,」他一手扳开我双腿,一手握住鸡巴,在外面先是找来找去,后来摸索到了位置以后,慢慢的滑入了进来。
「哇啊…天啊…喔喔喔!….原来比我们大的女孩子,这里感觉这么舒服耶!」
「唔哇啊啊啊啊啊…..」我被鸡巴又一次的强迫进入,忍不住哭的哇哇大叫。
「凯婷大姐姐,我爱妳!!喝!妳好棒!好会夹!喝!舒服死啦!」小健一面「喝」一面鸡巴在我鲍唇里干送,我就这样趴在沙发上被他干的前后前后不停摩擦着沙发。
「不…不….呜呜…嗯喔,嗯喔…不…呜呜呜….」终于有点力气的我却只能一面呻吟一面抗议。
「好爽,唔…好棒…干比自己大这么多岁的美女姐姐,唔…」
「啊啊….别….呜啊…咿咿咿…嗯哼…嗯嗯嗯….啊…..」
「凯婷小姐姐妳的手好舒服唷~~~」阿达已经玩上瘾了,一下把睪丸放在我手里包住,一下鬆开换握住他肉棒,一下子又用脚踩我的手,花招百出。
「姐姐,嘴巴亲我弟弟好吗?」打完手枪已经硬挺挺的小瑞捧起我的脸。
「啊啊….呜…嗯哼…不…嗯啊…啊….啊….喔….别…喔……」
趁着我张着嘴巴大口呼吸,小瑞鸡巴已经进到我口中,干着我的脸颊,一下子鼓我的左脸,一下右脸颊,然后整个人骑在我头上用肉棒干着我的小脸。
「呜呜….嗯咕….唔….呜哝….嗯嗯嗯….」鸡巴干的我的喉咙又酸又痛也发不出声音,吟叫让他似乎更有快感,像只公狗一样用他的长棍捅着我湿润滑嫩的小嘴。
「大姐姐,妳刚刚那么神圣不可侵犯,现在没想到会被比自己小那么多的男生给玩吧?」
「嗯…嗯…呜呜….咕….唔….嗯呜呜呜….」
「对啊,大姐姐,刚刚看到妳穿着吊带网袜那双美腿,我就已经翘起来啰,妳的小淫穴也好嫩好紧喔,我爱死了,瞧我的大肉棒把她干的死去活来。」
「喔…喔喔喔….嗯….呜呜….咕呜嗯….嗯….」
结果就这样,三个小男生,一个在猛干我的樱桃小嘴,另一个把鸡巴放在我手上又玩又套,两腿中间还有一只老二无情不保留的前后碰撞我的蜜唇,一个25岁都可以当他们姐姐了,怎么又再次遭到这种情形?我脑子除了想要去死的羞耻以外,还有快感伴随着一阵阵从这种被强姦的样子袭打,既複杂又丢脸。
三个小男生把我拉起来用坐的坐在沙发上,小瑞捧高我的脸朝天,他站上沙发顶,由天而降的方式把老二直直垂入我口中再次享受起小嘴带给他的服务,一垂一起,老二每下都几乎堵到我喉咙,害我想咳却没空閑咳嗽,他捧着我的脸拉着我的耳朵用这种方式持续强姦我的嘴。阿达拉起我的手与肩同水平,把光溜溜的下半身整个坐上来在我手掌上,扩大他的摩擦範围从肉棒一直到他后面的屁股,就这样鬼叫鬼叫的来回不停磨蹭他自己的下半身,另外一只手被他紧抓着十指相扣,随着他的快感上下摆动。小健一边学狼叫一边底下操我操的更大力,完全不在乎他比我小那么多岁又是第一次见面,肉棒像只蟒蛇一样凶狠的对我又咬又吃,随着我淫叫的声音越来越大声,他的蟒蛇操劲就越兇狠,小穴被肉棒疯狂的撞击,淫水流满了沙发和大腿。双腿此时早已筋疲力竭,两边开开的任他爽干,无力反抗的我简直龙困浅滩遭虾戏,像是任人宰割的母牛一样,这样子惨遭几个国小学生姦玩。
小瑞突然抱住我的头,低声说:「亲爱的宝贝姐姐,我要不行了。」我ㄧ听疯狂的左右甩头秀髮乱飘:「唔嗯嗯嗯嗯!咕呜嗯嗯嗯嗯!」但他有力的两手紧抓住我的头埋在他腰下,根本不让我有丝毫逃避空间,接着我感觉夹住我头的两腿一阵颤抖,热热的液体开始往我喉咙和舌头上喷,我眉头死皱,双眼紧闭,无奈的接受他年幼的发洩狂射注满小嘴。终于他放开了我的头,白液慢慢从我唇间垂涎出来,嘴巴此时终于摆脱了控制,我又哭又叫:「咳!…不要再干了!姐姐拜託你们啊!…啊…喔喔喔…小健,求你了…乖孩子,呃…咳!咳!…别再干姐姐了啊…喔喔…唔…」
阿达此时吃吃笑的看着我:「凯婷姐姐,呵呵…妳的手怎么那么滑啊…呵呵,弄得我好爽好舒服喔!」
「呜呜….都给你玩这么久了…咳咳!…把手还给姐姐好不好嗄!?…啊…啊啊…饶了我吧…咳!….呜呜…喔….」
他看了看我,邪邪的说:「还给妳没问题啊,喔,喔喔,喔喔喔喔要射啦啊啊啊」
「咳…呜呜…不要这样啊啊啊…!」
太晚了,阿达的老二开始一阵抽蓄,然后像水枪一样对我的手掌爆炸喷发,弄得我的手上全是他火辣辣的烫稠黏液,他还不甘心,握着一路角度往上,对着我的眼睛和鼻子又是一阵扫射,害的我整张脸蛋全被轰炸无遗。
「凯婷姐姐妳放心吧我快射了要没事了!」小健此时闷吼一下,肉棒操干速度突然越来越快:「好不容易搞到妳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可以放过呢?」
「不要啊啊啊啊!…呜喔喔…小健,快拔出来!姐姐快不行了!啊…啊啊…不要在里面,拜託…咿…嗯哼…嗯啊啊啊….!」
说时迟那时快,小健两手紧抓住我大腿,狗腰一挺,热液随之扑上我子宫,又烫又快,彷彿夏天海边的狂风巨浪般,我知道这下被内射死定了,噗嗤一下哭了出来,眼泪流下脸颊,和嘴边还在垂下的精液混在一起。小健在我体内继续抽蓄了几秒以后,才拖着已软的鸡巴退了出来。
「呜呜….呜呜呜呜….咳,呜呜呜…..」带着满脸满手精液还有惨遭炸射小穴的我,在沙发上动弹不得,开始颤抖着哭了起来,小瑞转过身去打开我的包包,拿走了我的皮夹,又拿出我的手机:「要说CHEEESE喔」随即对着被惨干的我拍了两三张,然后收进他口袋。
「玩也玩完了,我们一起来把大姐姐处理一下吧。」小健说道,三个人于是又抓住我两腿,捧住我的头,把我拖到外面,经过了他们家的转角处,有一个堆积废弃纸箱的地方,然后「碰」一下把我丢在臭纸箱堆里,连带的我的黑洋装,高跟鞋也被丢在我身上,然而却没看到我的内衣内裤和那双吊带网袜。(可恶的死小孩,把我吃乾抹净以后还偷我东西)
「ㄟㄟ瑞才,下次再骗妳姐姐叫她带她其他女生朋友来照顾你吧!」
「嗯嗯没问题啊!我再打电话叫你们来!哈哈哈…」
看着他们三人有说有笑走回屋里,我全身精光,带满液体,躺在纸箱堆里又哭又抖。夜店去不成就算了,还被小自己这么多岁的男生设计强姦,好笨,好丢脸。